1509.第1509章 大赦

    第1509章 大赦

    见到他们过来,这一次没等柳玉笙跟风青柏开口,禁卫军便自动让出一条路来,让他们进去。

    想来是此前,曾经得过段廷吩咐,不用再拦着他们。

    大殿里,已经找不到往日候在大殿两旁满满的宫婢奴才了。

    就连一直随侍在北仓皇身边的那个老太监,这一次都没见到人。

    龙床上,只孤零零躺着的北仓皇,苟延残喘。

    听到脚步声靠近,隔断珠帘传来碰撞声响,老皇帝扭过头来。

    见到柳玉笙一行的时候,瞪圆了眼睛,眼底恨意将一双眼睛染得通红。

    “风青柏,柳玉笙!”一字一顿,老皇帝吼着两个人的名字。

    “皇上今天气色看起来好些了。只要继续坚持吃药,三个月后,身体应该能够好转。”走近龙床,对上男人吃人视线,柳玉笙淡淡道。

    “什么意思?”若非柳玉笙说的太笃定,北仓皇几乎要以为对方是过来落井下石,特地奚落他来的。

    可是不对。柳玉笙明明说的是三个月后,他身体能够好转?

    柳玉笙笑笑,“皇上没发现这两天你身体开始恢复了些许力气吗?乏力的感觉应该也有所好转吧?这场瘟疫不算太严重,染上病之后,经过几个月的脱力期,会慢慢好转过来,要不了人命,不会死人。皇上果然生来是带着紫气的,挺有福。”

    女子已经把话说的明明白白。

    北仓皇眼里光亮明明灭灭,晦暗难明,交织了无数情绪。不停的凝聚分散,最后慢慢崩溃。

    “前几日,刚刚有人因为瘟疫而死。现在你说瘟疫不会死人,这么说来王妃此前是丢掉了身为医者的医德,对朕撒谎了?”

    “皇上弄错了,我并没有撒谎。当时我说的是,那人生前确实患上了瘟疫。但是生前患上瘟疫,跟死于瘟疫,完全是两码事。我既没有欺骗皇上,又何来丢弃医德。”这个锅她是不背的。

    北仓皇的脸色,已经没有办法用笔墨形容。

    巴豆依偎在爹娘脚边,看着老皇帝那张脸反复龟裂,小眉毛也跟着不停舞动,很是担心。

    “爹爹,娘亲,他会被气死吗?”

    “不会。”风青柏答,“他会很快冷静下来,然后寻机反击。”

    知道自己不会死,经过最初的冲击之后,北仓皇会很快冷静下来,然后想办法重新拿回他的权利。

    “既然如此,那娘亲为何还要告诉他真相,还不如什么都不说,让他绝望的等死,之后也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柳玉笙斜眼,儿子这是反倒怪她多事来了?

    “就算告诉他,他也出不了什么幺蛾子,你段叔叔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了。而且我们过来看他,不就是为了告知他真相吗?”

    要是不这样,怎么能把北仓皇气得脸上跟装了调色盘似的,变化精彩。

    他们在北仓这段时间,没少被北仓皇算计。只还上这么一点点,真的算得是客气了。换作风青柏,还有更毒的。

    “听说皇上已经写了禅位诏书,过几日,廷王便会正式登基为帝。待他继位之后,凤月国的事情便能迎刃而解,本王的问题也算解决了,不日就会离开。希望下次再来北仓,皇上还在,保重。”

    朝男人点了点头,风青柏只说这一段话便带着妻子儿女,慢悠悠离去。

    “站住,你们给朕站住,朕会被传染瘟疫,是不是你们在当中做了手脚?是不是!你们站住,回答朕!”

    身后,北仓皇的咆哮直冲云霄。

    离去的几人背影毫无停顿,全当做没听见,扬长而去。

    答与不答,事实已经成定局。更何况他们说不说,北仓皇也会以为是他们干的,又何必跟他多费唇舌。

    他们一走,寝殿内立即沉寂下来。深幽空旷,整个室内萦绕着一股骇人的气息。

    龙床上那个男人脸色扭曲狰狞,不停摇着头,嘴里念叨着什么。之后发了疯一样的撕扯身上被单,最后从床上摔了下来。

    这一夜,寝殿里不时便会传出一串疯狂的笑声,绝望,苍凉,渗人。

    北仓皇彻底输了。

    因为一个凤月,他被风青柏算计,从龙椅上被拽了下来,输得一干二净。

    三日后,廷王段廷拿着老皇帝的禅位诏书,登基称帝,大赦整个国朝。

    圈禁瘟疫病人的庄子解除了戒严,允许病人亲人前去探望。

    紧接着,朝中又传出好消息。

    这场闹得整个北仓百姓人心惶惶的瘟疫,原来并不会致人死亡。

    几个月的发病期过后,只要按时服药,就能重新恢复健康。

    也即这场瘟疫,并不会给百姓们带来什么威胁。

    这个消息令举国沸腾,同时也让百姓对刚刚登基的新帝,更多了几分好感跟拥护。

    很多人认为,新帝上位,福泽百姓,才会让他们在这场瘟疫中挺过来。

    无形的,巩固了新帝的根基。

    北仓都城重新恢复了往昔热闹,大街上恢复了人来人往,店铺恢复了正常营生,一切的一切,都开始重新恢复秩序。

    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在满城张灯结彩喜气四溢中,悄然离开了北仓都城,慢悠悠上路。

    新帝得到南陵王一家子离开都城的消息时,再想派人去追,已经来不及了。

    而当初,为了帮助他得到帝位,男子曾经借他一用的圣龙令牌,也不知在何时不翼而飞。

    打开自己存放令牌的那个锦盒,看着里面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块,段廷沉默良久,最后捏着眉头无奈笑出声来。

    那一家人的行事方式,直到现在他都没能摸出个规律。

    他当真是服了风青柏,也服了柳玉笙。

    罢了,日后,总有机会再相见的吧。

    “听说段廷在登基前夜,曾经提前给了你一道圣旨,拿出来看看。”枫林小道,马车上,柳玉笙探手去翻男人衣襟,想找出那道圣旨来。

    男人也没拦着,让她搜,眼角眉梢尽是放任纵容。

    旁侧闹腾的几个小娃儿,于这一刻齐齐捂了眼睛,安安静静的闭着嘴,抿着嘴角窃笑。

    爹爹跟娘亲,羞羞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