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第530章 打算

    第530章 打算

    一行人安顿下来,庄先生却并不急着带他们出去,而是将三人约束在住所里,一边休息,一边盯着他们读书。

    大吉留家里照顾他们,周四郎则带了一部分干姜和女贞子出门去,等回来的时候,他便买了不少的米面和菜蔬。

    用的是大家交在他这里的钱。

    周四郎也是会记账的,就是记性比不上满宝,所以一回到住处,他放下东西就去找满宝,和她拿了笔后就把账目记下,然后道:“行了,在外头吃也太贵了,米面油盐我都买了,今儿的菜也买了,去做饭吧。”

    书房里的众人一起抬头看他。

    周四郎对上他们的目光,直接略过庄先生,和三个小的对视一眼后果断的移开目光,看向大吉。

    俩人大眼瞪小眼,大吉躲不过,这才开口:“我不会。”

    周四郎没想到,他不仅要买米买菜,还得做饭做菜,他瞪大了眼睛,半响才叹了一口气,起身道:“行吧,我去。”

    满宝很担心,“四哥,你会做吗?”

    “至少我做过,你做过吗?”

    满宝摇头,她就会烧火,家里上有爹娘兄嫂姐姐,下有侄子侄女,哪儿用得着她?

    所以她是连淘米煮饭都不会的,但她会烧火!

    于是满宝放下笔道:“四哥,我帮你烧火吧。”

    “行了吧,做你的学问去,反正又不是像大嫂那样炒炒煎煎的,我一个人能行。”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这句话,大家的心里都提了一下。

    周四郎撸了袖子去下厨,不多会儿,厨房里便飘出了炊烟。

    周四郎是会煮饭做菜的,煮饭嘛,老周家的孩子都会,除了满宝。

    因为家务活儿都是大的传给小的,周四郎干的第一件家务活儿是烧火,等他火烧得好了,所有煮饭的活儿就都是他的。

    等到周五郎长大一点儿,他就把这光荣的活儿交给他,然后自己洗碗扫院子喂鸡去……

    一直到他们兄弟轮流了一遍,大头他们也长到六七岁后,这些活儿才算交下去。

    至于煮菜嘛,偶尔他也是煮过的。

    这东西,烧了水,把肉煮一煮,然后把菜蔬倒进去,放点儿油盐,熟了不就成了吗?

    反正大嫂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周四郎做了两个菜,野菜炖肉和白菜炖肉。

    他将两盆菜放在桌子中间,把蒸好的米饭拿出来,招呼大家,“快来吃午食吧。”

    白善宝看着中间的两道菜,有些下不去手。

    满宝倒是不挑食,给大家盛了饭,拿起自己的筷子就看向先生,等着他开动。

    庄先生夹了一筷子菜,大家便安静的开动起来。

    周四郎的饭菜虽然不难吃,但也实在称不上好吃,所以今儿中午大家的胃口都很矜持。

    用完了饭,白善宝就提议,“我们还是请一个厨娘吧。”

    周四郎问:“请厨娘要多少钱?”

    大家一起看向庄先生。

    庄先生道:“我不知。”

    大家便看向大吉。

    大吉想了想道:“这里益州城,或许会贵一些,月银五百文应该可以了吧?”

    周四郎算了算这个花销,立即拒绝,“那不行,请了厨娘,米面油盐等也是我们买,如此还不如出去外头吃呢。”

    他掰着手指头道:“一盘带肉片的菜,最贵也不过十二文上下,一天一百文够够的了,请厨娘,还得包她的吃喝呢。”

    “行吧,那以后我们就在外头吃,这附近就有不少饭馆子,叫人送上门来,或是上门买了回来就是。”庄先生也不想委屈了自己的胃。

    周四郎颇为惋惜,背着人悄悄问满宝,“我做的菜真的不好吃?我觉着挺好吃的呀。”

    “每个人吃自己的菜都是这种感觉,二嫂也不觉得自己做的菜多难吃。”

    周四郎:“……那你说,是我做的难吃,还是二嫂做的难吃?”

    满宝想了想道:“差不多吧,二嫂的差一点点。”

    周四郎就松了一口气,“那就还能吃嘛,真是的,你们真是钱多了烧的。”

    不过一行六人,有五人赞成,他也只能答应了。

    用过午饭,大家各回各屋休息,周四郎跟着满宝去她的房间。

    算上堂屋,一共是七间房,正中是堂屋,庄先生住了向南的那一间,向北的那一间则留作了书房,那里光线特别好,且还宽敞,庄先生从别的房间里搬了四张桌子进去,大家便可以一起在里面读书学习。

    而剩下的东西两厢四间房,三个小的各自占了一间,周四郎则和大吉一间房。

    周四郎拎着一个布袋子进满宝的房间,晃了晃后乐道:“你猜这里头是什么?”

    “铜钱呗,我都听到响儿了,”满宝伸手接过,拉开袋子开,惊喜的问,“是卖药得来的?”

    “不错,我带出去的女贞子和干姜都卖出去了,不过药铺不喜欢用银子结账,给的全是铜钱。”周四郎道:“我想着之后我们出门要买的也都是小东西,用的还是铜钱多些,就都收了。”

    “他们收价高吗?”

    “女贞子比现今郑掌柜给的高三文钱,干姜高两文钱。”周四郎道:“你别看一斤就多这么两三文前,这两样东西我们家多,尤其是去年春又栽活四十来棵女贞树,到明年秋冬,这些树也能结出女贞子来。

    今年刚开春,他们又从女贞子树上截下来三十多条枝干种下,估摸着也有二十来棵能活儿……

    所以他们家的女贞子只会越来越多,益州这边一斤比罗江县贵三文,那一车得能多出多少钱去?

    这积少成多不就多了?

    更别说这干姜了,今年他们可是说服了老爹,把小岭那边的两块地都拿出来种姜块。

    实在那两块地的收成有限,他们种豆子都收获很少,但见那块土壤比较沙,拿来种姜正好。

    所以那里有新姜,家里现已有的那几块姜地都可以种老姜,到时候晒干了卖给药铺,那价格可是比女贞子还高的。

    周四郎将布袋里的铜钱都拿出来交给满宝,道:“把账记起来,这些钱你拿着,等回了家你再跟爹娘算账吧。”

    满宝便收下了钱,论藏钱谁最在行,最安全?

    那非她莫属了。

    下一章在下午六点左右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