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汐美人的句子

分类:经典语录来源:励志网阅读:636

有关汐美人的句子

编者按:遥寄相思

●沈巍最后往南方看了一眼,正好与赵云澜的目光在空中相撞,他忽然非常轻地笑了一下,就像须臾间花开的春天。 ----priest《镇魂》

●“我既然肯为了你死,当然也肯为你活着,我求仁得仁。你一直也没掉过眼泪,别为了我哭。” ----priest《镇魂》

●有的时候,感情这种东西就像一块脆弱的玻璃,无论是哪一种感情,摔了就再也粘不住了,哪怕早就不在意……甚至是原谅了。 ----priest《镇魂》

●爱,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徐志摩

●人这一辈子,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一是长久,二是是非,三是善恶,四是生死。 ----priest《镇魂》

●‘镇魂’究竟是什么意思?”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priest《镇魂》

●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心尖上唯一一点干干净净放着你. ----priest《镇魂》

●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点,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priest《镇魂》

●为功德而积善,为报应而避恶,功德既生,则本心已死,纯善已死。 ----priest《镇魂》

●“有名字吗?你叫什么?”
“……嵬。”
“哪个嵬?”
“……山鬼。”
“山鬼?”昆仑君趴在大石头上,挑挑眉,“应景,只不过气量小了点,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得了。” ----priest《镇魂》

●“这个管用,我不害你。”
“你不害我,你往死里折腾我。 ----priest《镇魂》

●“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
“不会,在我眼皮底下,他能出什么事?” ----priest《镇魂》

●不拘小节和缺心眼是两回事。 ----priest《镇魂》

●“我要颛顼之民殉我清白一片的洪荒大地,我要天地再不相连,化外莫须有的神明再难以窥探,我要天路断绝,世间万物如同伏羲八卦一般阴阳相生,自成一体,我要没有人能再摆布我的命运,没有人能评断我的功过,我要把大不敬之地处枯死的神木削成笔,每个生灵自己写自己的功过是非——我要把这一切肃清。”
“其他的,尽管都冲我来——盘古和伏羲都不在了,剩下你我,你韬光养晦,可我依然心有不甘。”
“有本事,就一道天雷劈下来,劈开昆仑山,劈死我这个人,不然我不服。” ----priest《镇魂》

●百世如一日地做同一种人,做同一种事,维持镇魂灯一直在烧,难道比造人的功德小? ----priest《镇魂》

●“我只这么一说,你就相信吗?”
“只要你说,我就信。” ----priest《镇魂》

●“我真的很喜欢你,真的是……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第二个人。” ----priest《镇魂》

●“别人都对我避之唯恐不及,你好大的胆子。” ----priest《镇魂》

●以三生之石,封西方白山。(未老已衰之石)
以山河之精,封北方黑水。(未冷已冻之水)
以善恶之源,封东方碧倾。(未生已死之身)
以神祇之魂,封南方大火。(未灼已化之魂) ----priest《镇魂》

●“我他妈真恨不得用手铐把你锁在家里。” ----priest《镇魂》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priest《镇魂》

●沈教授说,偷来的命虽然短暂,但承诺却是可以千万年不变的。
赵处说这种关系叫守护,它比爱情更热烈,比亲情更伟大。 ----《镇魂》

●只要他还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负。 ----priest《镇魂》

●“我接住了。”
赵云澜听见沈巍这样轻轻地说。

赵云澜愣了一下,沈巍却笑了,用一种与方才大相径庭的……几乎是平静的口气继续说:“我接住了,你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哪怕你有一天烦了、厌了、想走了,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

赵云澜:“……”
他眨了眨眼,才似乎理解沈巍的意思。 ----priest《镇魂》

●十万丈幽冥全都压在身上,他流不出眼泪,可疼到了极致,大概就只好流血。 ----priest《镇魂》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 ----priest《镇魂》

●“你知不知道这是在大街上?你知不知道别人经过的时候会看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想把那些和你在一起过的人” ----priest《镇魂》

●我找了你一万年,希望你还记得,我们有约。 ----priest《镇魂》

●旁边写着一行小字,不是现代简体,也不是繁体,甚至不是他熟悉的任何一种字体,见所未见,然而赵云澜却不知为什么,只一眼,就明白了上面写了什么: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priest《镇魂》

●郭长城就是镇魂灯的灯芯,昆仑君亲口确定的,他历尽百世百劫,初心未改,身上的功德足以与造人的女娲媲美,然而无福无泽,无幸无运,沉默而无知——林静沉默了下来,他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想告诉郭长城这件事,哪怕这个年轻人点起了最后的镇魂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真正结束了与混沌之间的斗争,那么的了不起。
没有阴阳眼,但看得见一切真实。
天降大功德,却默默无闻。 ----priest《镇魂》

●“我就是想我当了小半辈子的情圣,末了被你的五指山压住了,沈巍同志,你本事真大。” ----priest《镇魂》

●“我不喜欢,不如不生。”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你倒是个知己。” ----priest《镇魂》

●世界上有一种人,不是那种你怎么看怎么好,怎么闭月羞花,怎么非卿不可、就想从此君王不早朝了,而是你觉得,要是你对不起他,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 ----priest《镇魂》

●“轮回晷,轮回晷,三生石上转三遍,你半生来我半世,不求同生求同死。” ----priest《镇魂》

●能这样明目张胆黑人不含糊,可见他是个多么光风霁月的人啊! ----priest《镇魂》

●“左一是开水泡的红烧牛肉面,左二是热牛奶泡的老坛酸菜面,中间的是热水加一块黄油扔在微波炉里转出来的蘑菇炖鸡面,右二是海鲜面,我觉得有点淡,所以又加了一勺甜面酱,右一是用热咖啡泡的培根奶油面……这个应该不错,你喜欢吃哪个,自己挑吧。”
“那什么……我也不大会弄别的东西,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泡两碗方便面实在不大像样。”
于是他泡了五碗……多大方哪。 ----priest《镇魂》

●“我确实是第一眼见到你,就三魂去了七魄,从此再也忘不了了。” ----priest《镇魂》

●九幽听令,以血为誓,以冷铁为证,借尔三千阴兵,天地人神,皆可杀—— ----priest《镇魂》

●那只是我的私心,只是……为了一个人。 ----priest《镇魂》

●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priest《镇魂》

●“沈巍同志,你觉得沐浴在和谐社会的春风中,站在你身边的这个思想上的巨人、工作中的先锋,他帅不帅?”
“……”
“你帅不帅都没什么关系,我不在意。哪怕你五大三粗,头生癞脚生疮、歪瓜裂枣,在我心里,也并没有什么不同的。” ----priest《镇魂》

●昆仑君终于大笑起来,轻轻的勾过他的下巴,在少年光洁美好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飞身上了树枝。 ----priest《镇魂》

●云澜,就剩下这几十年了,我们像凡人一样一起过一辈子好不好? ----priest《镇魂》

●“你不是说那两个人是半夜被送来的?要是我害了人,大概也会想亲自跟来看看,那些人是什么下场。”
“你才不会害人,你连亲人一口都偷偷的……” ----priest《镇魂》

●沈巍用一种很轻、但几乎一字一顿的声音说:“只要他还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负。” ----priest《镇魂》

●无方魂灵,应我召唤,九幽听令,以血为誓,以冷铁为证,借尔三千阴兵,天地人神,皆可杀。 ----priest《镇魂》

●“此人从什么地方来?”
“黄泉下千尺之地,不可言说。” ----priest《镇魂》

●这斩魂使,是个神不神、鬼不鬼的人物,要说他是鬼仙,却也不尽然,传说他本来是九幽阴冥处最深的一抹煞气与罡风相携化成,生而不详,血光冲天,但又有罡风护体,化成一把斩魂刀,按着戏文里的说法,就是能“识善恶、辨忠奸”,因为这把刀,后来他也被称为“斩魂使”。
上呈三十三天,下去十八层狱,天地人神,一切魂魄但凡有因,皆可斩于刀下。 ----priest《镇魂》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priest《镇魂》

●他因这人而生,又因这人而一路走到今天。 ----priest《镇魂》

●亘古以来,斩魂使是唯一一个以污秽之身出神入圣的奇葩,没有一颗坚如铁石的心是不可能的,赵云澜毫不怀疑,斩魂使……沈巍这样的人,哪怕有一天粉身碎骨,落到泥沼里,也必然是无比尊贵、叫人不敢亵渎的。 ----priest《镇魂》

●我有时候其实都想不出他是怎么忍受我的,你大概也想不出他是怎么对我好的 ----priest《镇魂》

●赵云澜沉默了一会:“大人假托这身份在人间,应该不是为了平常的公务,那是有其他什么重要的原因吗?”

“没有。”沈巍说,“那只是我的私心,只是……为了一个人。” ----priest《镇魂》

●“下弦月,野坟头,鬼火引路怨魂愁,穿林风,吹骨笛,狐批人皮魍魉戏。老汉与你掐指算,请君与我侧耳听,生人人头换纹银,美人整皮换黄金,百日儿尸油两三斤,换尔荣华富贵享半世,若将三魂七魄捧,保你尘归尘来土归土,一世屠夫浮屠功。” ----priest《镇魂》

●“不,我对一切无能为力,起码……起码还能保全你。”
“你不愿身为鬼族,我成全你。” ----priest《镇魂》

●未老已衰之石,未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死之身,未灼已化之魂。 ----priest《镇魂》

●沈巍才嗓音有些干涩地说:“我见过你。”

赵云澜等着听他说完。

在我心里,无数次。我不敢见你,却知道你的每一件事…… ----priest《镇魂》

●大王要拿贫僧祭旗,贵妃救命! ----priest《镇魂》

●“心这么重,心计也这么重……唉,真不好养活,走吧,咱们回家了。” ----priest《镇魂》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我答应你的,为了天下苍生,为了海星和平,即便永世负重逆行,吾往矣。 ----《镇魂》

●祝红声音直哆嗦:“我是外人?”
“废话,”赵云澜斜了她一眼,“内人大于等于二就出作风问题了。” ----priest《镇魂》

●一梦江湖,
一生戎马,
一城风雨,
一树烟霞,
谁与我共赢一世天下?

一弦锦瑟
一曲琵琶,
一卷疏帘,
一纸词话,
谁伴我同醉一场风花?

●他忽然似有意似无意地说:“那你会骗我吗?”背对着他的沈巍一顿。赵云澜追问:“会吗?”沈巍深吸一口气,依然是没回头,片刻后,才低低地说:“我不会骗你,也永远不会害你。”赵云澜用天眼追逐着他的背影,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身上的光在自己三言两语中渐渐黯淡下去,就像是一朵烧尽了的烟花,心里忽然一阵无来由的难过。于是他点了点头:“嗯,好,那我相信你。”沈巍猝然扭过头:“我只这么一说,你就相信吗?”赵云澜蓦地一笑:“只要你说,我就信。” ----priest《镇魂》

●是为了世人;
是为了天下。 ----priest《镇魂》

●“好,你不用说,我知道是谁了,也不会再追问,你……你别皱眉。” ----priest《镇魂》

●“那你会骗我吗?”
“会吗?”
“我不会骗你,也永远不会害你。” ----priest《镇魂》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经典语录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