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鸢霍寒辞甜宠小说叫什么名字-古代小说池鸢霍寒辞在哪里可以看

分类:励志图片来源:励志网阅读:3031

点,“那么,也就是说,有可能。”

黎烨沉默,心情复杂。池鸢霍寒辞甜宠小说叫什么名字-古代小说池鸢霍寒辞在哪里可以看

他已经猜到她想问什么了果不其然,下一秒,池鸢便问了导致霍寒辞失忆的原因。

黎烨很不想回答,因为他无比清楚池鸢对霍寒辞的放不下,一旦叫她知道霍寒辞车祸可能和她有关,她只会更放不下,但……

她也是他放不下的存在,他也无法做到去欺骗她。

沉默挣扎许久之后,电话里缓缓响起黎烨冷而沉的声音。

“在你出事后不久。”

池鸢心脏狠狠一震,像是有什么东西碎了。

饶是她早有自知之明,这一瞬间也控制不住的激动,心中涌出无数猜疑,彻底淹没了冷静。

黎烨后来又说了什么,什么时候挂断的电话,她全不知道了。

等回过神来,已经拨通了霍寒辞的号码。

漫长的忙音后,男人冷漠干简的声音响起——

“池导?”

他准确无误的叫出了她的身份。

池鸢攥着手机,有一瞬间恍惚感觉回到了从前。

明明他们是最亲密不过的夫妻,可在人前人后,他从来都是冷淡又生疏的称呼她‘池导’。

她这边许久不出声,霍寒辞不得不主动开口,“找我有事?”

池鸢彻底回神,眨了眨眼,对着这通冲动之下的产物有些无奈。

她干咳了两声,掩饰下羞赧,干巴巴的说,“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之前的拒绝过于武断,如果可以,希望能先看看剧本,见面谈。”

对于她的反复,霍寒辞没表现出任何不悦,简单约好时间地点后,才挂了电话。

直到耳边没了那道冷淡微哑的声音,池鸢紧悬着的心脏才缓缓放松。

回想刚刚糟糕的表现,脸上闪过一抹苦笑。

俗话说吃一蛰长一智,可她面对霍寒辞时,不仅没有半分长进,反而越发有退步的意思了。

想到周丹雯那个糟糕的剧本,心情越发复杂。

三年前用离婚逼她接《月光下的倒影》,三年后又是主动为了周丹雯来找她合作,大概是真的真爱,才能为她付出去这么多了。

这通电话,除了他们本人,再无人知晓。

网上,在《癌症》口碑好转后,有关池鸢整容,意欲入豪门的猜测依旧层出不穷。

池鸢不予理会,池承安却不愿看着妹妹受这种屈辱。

他没有告知任何人,直接在公司官网上发表一份DNA鉴定报告和一则声明:“池凰是我们池家丢失的孩子,我的亲妹妹,针对她的污蔑请适可而止……”

第二十九章

池氏这些年的发展重心已经完全倾向于娱乐影视这一块,它的官网一更新,立刻被业内人注意到了。

被搬运到微博之后,话题度再度攀升。

之前质疑整容和骂蹭热度那些人纷纷被打脸不敢说话。

纯欣赏才华的网友这才敢发声:“所以这个池导和我们的池导是亲姐妹?”

“能长得一模一样,得是同卵双生吧?”

“两姐妹同样的才华横溢……”

池鸢从经纪人那里得到消息之后,整个人都怔住了。

在圈子里混的,都很清楚热度不过是一时的,所以她没在意,大哥作为影视公司的老总,不会不清楚,可他还是回应了,还给她合理化了身份。

他这是在给她留退路!

池鸢一遍遍看过那篇态度强硬的声明,眼眶湿润,心底酸酸涨涨的,既是感动,又是自责。

与此同时,霍氏。

陈惟将池承安发出来的声明递到霍寒辞面前。

“霍总,池凰和池……夫人,是孪生姐妹。”

霍寒辞大致扫过那份DNA鉴定的结果,厉眉微蹙,漫不经心道:“太巧了。”

陈惟认同的点点头,随即又略显诧异的看了霍寒辞一样。

旁人不清楚,他可是知道的,霍寒辞车祸后独独忘了池鸢,这些年也从未在意过,直到上次从机场回来。

让人整理了池鸢的详细资料,这才没多久,已经叫人查上跟池鸢长得一模一样的池凰了,可见有多在意。

而他,却反倒是有些担忧。

作为亲自接触过那场意外的人,他很清楚池鸢已经死了,如今池家和霍寒辞关系日渐紧张,突然出来个一模一样的人,谁敢保证是不是别有所图?

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霍寒辞语气淡淡,“是真是假,试试就知道了,况且……”

霍寒辞话音一顿,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晦暗。

他觉得池承安没那个胆子来算计他。

……

两天后,霍寒辞和池鸢在一家私房菜馆会面。

霍寒辞带来了剧本。

池鸢原本已经做好了被周丹雯那个狗血剧情荼毒一遍眼睛的准备,结果……

翻开第一页,她便诧异得睁大了眼睛。

“这不是……”

她话音一顿,快速往后翻了几页,才终于确定,这是一个全新的剧本!

竟然不是周丹雯的!

池鸢心中疑惑,面上却不显,淡定的将拿到的部分剧情仔细阅读之后,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她毫不吝啬自己的欣赏,“是个好剧本。”

顿了顿,又故作不经意道,“周丹雯女士之前找过我,我听她说过你们的关系,在这之前一直会给我看周丹雯的剧本。”

霍寒辞眼眸微眯,干脆略过她后面的话,直截了当的问:“剧本看了,你意下如何?”

池鸢语噎。

她怎么也没料到这个男人会不接周丹雯这个茬。

明明当时,周丹雯还半是炫耀半是威胁的说霍氏会为她的作品提供最好的团队和待遇。

现在看来,也不尽然嘛。

池鸢心中腹诽着,郁结了两天的心情豁然开朗。

她勾了勾唇,不紧不慢道,“合作,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霍寒辞:“说。”

“一切都听我的,”顿了顿,又意味不明的补充了一句,“包括你。”

第三十章

此言一出,席间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霍寒辞一双凌厉的眼眸彻底眯起,面无表情的审视着她,幽深不见底的视线,似是要让她的一切都无所遁形。

池鸢心脏轻轻揪起,藏在桌下的双手紧握着,面上却不显,反而勇敢的迎上了他的视线。

这两天,她从哥哥那里追问出了很多事,也想了很多。。

原本已经决定放下了,可在知道他在葬礼上撕毁了离婚协议,又不同意离婚的决定后,沉寂的心突然又生出来波澜。

或许是不甘心吧。

她突然想要再试试。

就当是最后一次博弈,无论输赢……

两人视线静静对峙良久,以霍寒辞重新出声为结束。

“好。”

男人声音异常低沉,宛若编钟一般沉而醇的回答叩中了池鸢的心房。

“现在,很多人都觉得我长着这样一张脸是别有所图,你不怕?”

“你会吗?”霍寒辞反问。

池鸢心脏轻颤,微微一笑,一字一顿的回答,“不会。”

霍寒辞眼眸微闪,漫不经心的又道:“我相信,毕竟,我的妻子,是你的姐姐。”

“……”

池鸢表情凝固了一秒,全靠着掐在掌心里的指甲维持冷静。

这一瞬间,她深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图片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