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榜单小说丫头等我…我会来接你(顾知寒安雪晴)免费阅读-丫头等我…我会来接你顾知寒安雪晴完结大结局

分类:励志电影来源:励志网阅读:3207

知寒和时扬扯在一起,安雪晴心里就烦。

  “都几百年前的事了,你现在还拿出来说。你小舅不都结婚了,顾知寒也会开始新的生活。”今日榜单小说丫头等我…我会来接你(顾知寒安雪晴)免费阅读-丫头等我…我会来接你顾知寒安雪晴完结大结局

  安雪晴现在就贼后悔,后悔他那时候干嘛要开小差,不然顾知寒哪能和时扬沾上边。

  就算,顾知寒来深城实习,但安雪晴知道,如果那时候他和她好好的谈着,她是绝对不会去喜欢时扬的。

  怪他,这一切都怪他。

  李成珏闻言看向安雪晴问道:“你上次说你在追顾知寒,假的吧,要我说你别再玩她了,碰到你这种渣男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李成珏现在硬气了一点,还有就是他觉得自己说的也是事实。

  然而安雪晴却不这么认为,他伸手在李成珏脑袋上拍了一下,嗔怒地说:“你他妈的说的是什么鬼话?”

  李成珏摸了摸头,不敢看安雪晴的眼睛说:“本来就是啊,我说的是事实好不啦。”

  安雪晴:“好个屁,我现在真心对顾知寒,不是玩的,别给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虽然安雪晴在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尽是认真,但李成珏还是不信。

  “安雪晴,你觉得你对顾知寒还配说‘真心’两个字吗?你以前那么对她,别说她爱你那么深,就是普通朋友也受不了啊。你就别去祸害人家了。”

  李成珏自诩自己现在是上岸海王,要重新做人,好个好姑娘好好谈恋爱那种,所以他才会冒着被拍死的风险去说这些话。

  安雪晴懒理李成珏,他向来只看中结果,结果不对,说再多也没用。

  过了一会,时扬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手里捧着时景清的骨灰盒,先是看了一眼,安雪晴,随后把目光转向李成珏说:“时间差不多了。”

  骨灰送到墓园去下葬,时扬和李成珏必须按照风水先生说的时间赶过去。

  李成珏点点头,对安雪晴说:“那我就先不陪你了,我先走了。”

  “好。”

  上了车,李成珏刚坐稳,时扬就问:“刚才我听到你们在说顾知寒,说什么。”

  闻声,李成珏目瞪口呆地看了一眼时扬,“小舅,你都听到啦?”

  “嗯。”

  李成珏:“额,其实也没说什么,就安雪晴说他现在重新追求顾知寒,两人要重归于好。”

  李成珏自顾说自己的,完全没有注意到时扬捧着骨灰盒的双手,手背上隐隐起伏的青筋...

  车内的气氛突然沉默了下来,李成珏不明所以,他看着时扬那张冷感的脸,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小舅,你..你是不是还...”

264 除夕

  时扬斜眸看了李成珏一眼说:“不该你问的事就不要问。顾知寒是好女孩,不要让你的朋友伤害她。”

  李成珏点头,“我知道,我也和安雪晴说了,但他说自己是真心的,你让我怎么劝啊,我总不能左右他的行为吧。”

  时扬握着骨灰盒的手慢慢缩紧,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有多渴望飞奔到顾知寒的身边。

  只是现实摆在眼前,如果他没有娶薄安清,或许这一切还来得及...

  .

  云祥县。

  小城市的年味总是要比大城市足上许多。

  至少安雪晴是这么认为的,走在街头小巷,到处都能嗅到年味的气息。

  安雪晴本想等到过完除夕再来找顾知寒,但他等不住,不过才分开几天,他就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她。

  这几天,安雪晴一直都有不间断的给顾知寒发消息,可她要么是不回,要么就是回几句消息人就消失了。

  安雪晴被吊的很难受,难受到他得了健忘症,忘记曾经他也是这么对待顾知寒的。

  于是,安雪晴在除夕这天上午参加完时景清的葬礼,下午匆匆赶到了云祥。

  走到大街上,路边放着经典老歌《恭喜发财》安雪晴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给顾知寒打微信语音。

  第一遍,顾知寒没接。

  安雪晴又打了一遍,顾知寒才接起来。

  “喂。”

  “在干嘛呢。”

  安雪晴故意点开免提,为的就是让顾知寒能够听到他这边嘈杂的声音。

  “帮我爸做菜呢。”

  安雪晴“哦”了一声,继续说道:“猜猜我在哪?”

  街边的音乐声很大,手机那头的顾知寒也听到了。

  “你在街上啊。”

  安雪晴美滋滋,“是啊,我发现过年还是要来小城市,这氛围感,绝了。”

  安雪晴以为自己这么说,顾知寒下一句就会问他在哪。

  只可惜,顾知寒好像一副完全不关心的样子,声音及其寡淡地说了一句:“哦,那你逛呗,我要帮我爸做菜了。”

  “挂了。”

  闻声,安雪晴赶忙说道:“挂什么挂!你也不问问我在哪,为了你,我大过年的跑来云祥,你这个女人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在云祥?”

  电话里,顾知寒吃惊地问。

  安雪晴嘴角向上扬,心里总算舒坦了一点,“不然呢,这有什么好骗你的。”

  只是高兴不过一秒,下一秒顾知寒的话直接把他气的吐血!

  “大过年的你跑来云祥干嘛?”

  安雪晴:“!!!”

  “顾知寒,你真的是弱智啊,我大过年的跑云祥还能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吗?”

  安雪晴现在真有一种老父亲骂逆子的感觉,他本以为自己这趟来会换得顾知寒的感动,却没想到她只是冷淡地说了一句:“大过年的你不陪你爸妈,来云祥做什么,回去吧。”

  这话直接把安雪晴给点燃了,这若是换在从前,他直接二话不说把顾知寒拉黑,然后转头离开。

  可现在...

  对,现在他也想这么做,但那种想要见到顾知寒的欲望还是把想要离开的冲动给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安雪晴深深地吐了一口气,随后温声细语地对顾知寒说:“宝子,能别这样吗?我大老远的来,你就这样打发我啊,我不管,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你。”

  软的不行来硬的,硬的不行,那就耍无赖。

  安雪晴软磨硬泡,加之使用了一点小小的手段,最后顾知寒是终于同意出来了。

  ...

  半个小时过去,安雪晴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云祥县压根就不是多大的地方,从城东到城西也不过半小时。

  安雪晴等了这么久都没见到顾知寒,就在他耐心即将耗尽的时候,那个他心心念念想要见到的人终于是出现了。

  “为什么这么久才来?”

  安雪晴的语气里透着小脾气,认真揣摩还有几分小委屈。

  顾知寒看一眼安雪晴手里的行李箱问:“你怎么来之前也不和我说一声,还有,今天是除夕,你觉得你这时候来合适吗?”

  安雪晴对顾知寒的话不以为意:“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以后是要结婚的,你直接把我带到你爸面前,我们一起过年。”

  闻言,顾知寒心中冷笑一声,且不说洛大峤有多讨厌安雪晴,就是她自己来说,压根就没打算和安雪晴有以后,怎么可能会把他往家里带啊。

  顾知寒的计划是用十分钟把安雪晴从云祥打发走,但转念一想,一个更恶毒的主意从她脑海里浮现。

  “...”

  顾知寒陷入深思,久久不语,安雪晴半天等不见回应有些着急。

  “怎么回事?干嘛不说话,带我去见你爸,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他要打要骂随便他。”

  安雪晴说着就要去牵顾知寒的手,只是这手刚碰到,就被她给躲开了。

  “别发神经,大过年的,你别给我爸找不痛快,就算要见也不是今天。”

  顾知寒上前一步,隔着衣服攀住安雪晴的手臂,说:“你要不先找个旅店住下,我晚点去找你?”

  安雪晴一听“旅店”两个字就皱了眉头。

  “住什么旅店,我去住酒店,到时候我们一起住。”

  顾知寒心里鄙视安雪晴的话,但面上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酒店离我家很远,小城市过年晚上大家都要回家的,谁还开车,你也知道我家没车,我待会怎么去找你啊?”

  顾知寒的话听起来也不是没有道理,安雪晴没多想马上答应了:“行,那就旅店,我找一家。”

  “不用,我家附近有一家我带你去。”

  说着,她主动去推安雪晴的行李箱。

  十几分钟后,安雪晴和顾知寒来到一家名为“往来顺”的旅馆前。

  安雪晴一看就觉得抵触,这个旅馆看起来起码有二十几年了,招牌陈旧,外面破破烂烂的,一看就知道里面的环境也不怎么样。

  顾知寒当然也知道这个“往来顺”旅馆很差劲,这个旅馆是袁渡渡的姑姑开的,有些年头了,一般来这里住的人都是一些农民工。

  她就是故意的,故意让有洁癖的安雪晴住在这里。

  “好啦,我们进去办理入住吧。”

  顾知寒刚走一步,就被安雪晴握住了手腕,“等等,你确定晚上要我住在这里?”

265 孤独

  顾知寒抬头看了一眼“往来顺”那块摇摇欲坠的招牌,随后很笃定地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说:“这家旅馆离我家最近,我待会来找你方便呀。”

  顾知寒在说这话的时候,安雪晴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看,沉默片刻之后,他果断从钱包里掏出身份证,说了一句:“行,就住这。”

  安雪晴办理了入住手续,四十块一晚,便宜到窒息,但里面的设施也让人无语到窒息。

  顾知寒没有进去,她只是把安雪晴送到门口就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正好碰见袁渡渡。

  顾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电影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