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鸢霍寒辞大结局免费小说无弹窗-池鸢霍寒辞完整版阅读-笔趣阁(池鸢霍寒辞)

分类:励志电影来源:励志网阅读:5764

怒不已。

他眼睛微红,痛声质问,“在你们眼中,就只看得到现实的利益吗?那瑶瑶这条命算什么?别忘了当初她已经为池家牺牲过了,如今你们还有她身后也不得池鸢吗?!”池鸢霍寒辞大结局免费小说无弹窗-池鸢霍寒辞完整版阅读-笔趣阁(池鸢霍寒辞)

池父语塞,脸色铁青。

半响,才冷冷的挤出一句警告,“今天可是你妹妹的葬礼,你想闹得整个池家颜面尽失,让她不能入土为安吗?”

父子俩的争执,霍寒辞毫不知情。

他一进灵堂,便看见了站在光明正大站在那的黎烨,本就阴沉的面色顿时冷得能滴出水来。

黎烨面色微微苍白,神情看上去有着些许疲惫。

听见脚步声,他缓缓转过头,看见霍寒辞,眉头微微一皱,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敌意。

但他很快便收回了视线。

然而,霍寒辞却没打算轻易放过他。

他径自走到黎烨面前,漫不经心的丢出一个炸弹:“池鸢真的死了吗?”

第十七章

黎烨脸色陡然一变,眯起眼睛看向他,按捺着心底的复杂情绪,不动声色的反问:“你什么意思?”

霍寒辞意味不明的扯了扯嘴角,没再多说,缓缓走开。

他站在了黎烨对面,两人视线隔空相对,各自的情绪都未到达眼底,面上维持着虚假的平静。

空气中暗流涌动。

霍寒辞出席池鸢葬礼的消息被前来祭拜的粉丝泄露了出去。

网上好不容易镇压下来的关于池鸢的恶毒声讨再度被拖出来讨论。

霍氏公关部的员工差点忙断了双手,才堪堪把舆论重新控制下来。

葬礼结束之后,霍寒辞找到黎烨,开门见山便是一句——

“池鸢到底在哪。”

黎烨闻言,面露错愕。

他深深地看了霍寒辞片刻,突然发出几声冷笑,语气讥诮,“霍寒辞,你该不会以为我把人瑶瑶藏起来了吧?”

霍寒辞神色平静,显然就是这么认为的。

黎烨顿时不知道该说他是多疑,还是天真。

“我得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火早已湮灭了她那层楼,即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的,她是真的死了。”

霍寒辞狭长的眼眸微眯,眼神陡然间凌厉起来。

黎烨面色不变,从容的迎上他审视的目光。

片刻之后,他移开目光,冷淡淡的道:“希望你说的是实话。”

说罢,转身离去。

黎烨冷笑着目送他离开。

待人走远之后,他挺直的脊背倏地一弯,从容淡定的脸色痛苦而狰狞,额间布满了一层冷汗。

他艰难的挪到车里,卷起熨烫整齐的裤腿,里面裹着的那层厚厚的白纱布已经被鲜血浸透。

不用低头,便能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或许,他应该庆幸跟霍寒辞的几次交锋都是站着的,不至于叫他察觉到蹊跷。

“池鸢,爱上这个男人,真不知道你是幸还是不幸。”

……

另一边,霍寒辞接到了陈惟的电话。

“霍总,我们根据线索找到了联络水军黑池导那人的IP地址,追踪下来,最终可以确认幕后的人周小姐。”

霍寒辞握着方向盘的手倏地一紧,面色微沉,眼底冷意与不悦浮浮沉沉。

他言简意赅的交代两句,挂断电话之后,立刻拨通了周丹雯的号码,约她见面。

周丹雯这两天一直盯着网上的舆论走向,发现被霍寒辞干涉之后,心中嫉妒又不甘,却还不能表现出来。

这会接到电话,原本暴躁的心情一扫而空。

当天晚上,周丹雯精心的打扮了一番,最后温柔款款的出现在霍寒辞面前。

“池鸢的事,我听说了,寒辞,你要节哀顺变。”

她假惺惺的说着,借着安慰的机会坐到了他身边,握住了他搭在桌面上的那只手。

霍寒辞眸色微冷,细细在心底品味她这番话,唇角微不可察的扯了扯。

他不疾不徐的抽回自己的手,语气冷淡,“我们如今只是旧友,还是不要做这种引人误会的事了。”

周丹雯笑容一僵,心底微微咯噔了一下,“寒辞,我……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确实有事,”

霍寒辞点头,将整理出来的证据放到她面前,面色冷沉,“丹雯,解释一下吧,为什么针对池鸢。”

第十八章

周丹雯眼眸狠狠一颤,脸色瞬间白了。

她僵硬的看向霍寒辞拿出来的证据,有那么一瞬间,呼吸都停滞了。

明明做得这么隐秘,他怎么会知道?

她心跳如雷震,藏在桌下的那只手用力掐着掌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应对这场意外。

事已至此,否认已经没有意义了,倒不如一口认下,只要寒辞对她还有感情,就一定听她的解释!

周丹雯心中快速权衡着,“这件事的确是我做的,但我做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说着,她眼圈倏地一红,嗓音微颤的解释,“所有人都知道我爱你,你爱的也是我,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池鸢霸占了本该属于我的幸福,难道我还不能恨一恨她吗……”

说到后来,她已然是泣不成声。

霍寒辞微微蹙眉,手指颤了颤,终于还是递了一张纸给她。

周丹雯泪眼婆娑的看了他一眼,哭着扑进了他的怀里,痛苦又难过的说:“寒辞,对不起,我不该为了一己私欲那么做,我真是太恶毒了,我会去和池鸢的家人赔礼道歉……”

霍寒辞眼神复杂的注视着她,沉默半响,才道:“这件事,到此为止。”

周丹雯闻言,在他看不见的角度,她轻轻勾了下唇角,脸上闪过一抹狡黠。

她在霍寒辞面前难过了许久,直到分别时,脸上还是愁容和愧色。

等他离开之后,又和陆锦川颠倒黑白的一番诉苦,得到对方的安慰和表态之后,才心满意足的放下手机。

与此同时,霍寒辞眼皮狠狠跳了两下,心中莫名生出不祥的预感。

恰好这时又电话进来,他暂时按耐下这份莫名,接通电话——

“我调查了黎烨和冰岛境内所有的医院和航空记录,没有任何异样,同时,警方和现场客人那里取得的口供也都证明池导确实没有救出来……”

霍寒辞猛地攥紧了方向盘,心刹那间沉到谷底。

“霍总,节哀顺变。”

霍寒辞僵硬的抓着方向盘,喉咙滑动数下,才嘶哑着嗓音道:“以后……《月光下的倒影》这个项目,永久压下。”

原型也好,最佳的导演也好……既然真的不在了,那就没必要拍出来了。

陈惟应下,识趣的没问为什么。

挂断电话之后,霍寒辞疲倦的靠在回椅子里,一双幽暗深邃的眼眸失焦的盯着前方。

偶尔又车辆经过,灯光透过挡风玻璃照到人脸上,隐约可见其中的失神与微不可察的难过。

忽然,手机又震了两下。

余光瞥过屏幕,上面是一条陌生信息,里面提到了遗嘱。

他没有兴趣点开,直接将手机关机,然后扔到副驾上,重新启动了车子。

汇入车流的瞬间,他一个被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日期倏地自脑海中闪过——七月十三,她的生日。

他从不记得。

连最后一通电话,也是匆匆的挂断。

如果当时……

耳边突然响起刺耳的刹车声。

霍寒辞蓦地回神,眼前忽然闪过白色的灯光。

他被晃得闭了下眼,再睁开时,便看见一辆失控的轿车横冲直撞的朝着这边撞了上来。

眨眼间,两辆车碰倒了一起。

轰隆巨响中,剧痛席卷了霍寒辞的神经。

昏迷之前,意识中最清晰的一个念头——

池鸢,欠你的看来要下辈子才能还了。

第十九章

时间一晃三年。

帝都机场。

一群扛着摄像机的媒体记者激动的守在通道出口,对着前方空无一人的通道翘首以盼。

“听说今天要采访的这位池凰导演是华国人?”

“是啊,获奖名单一出来,欧洲那边都闹疯了。”

“他们向来歧视我们,但这次我们国家的作品接连在柏林电影节斩获最佳演员,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奖,怕是酸死他们了。”

“已经好些年没有华人面孔获奖了,真相赶紧看看这位大神的庐山真面目。”

……

就在众人窃窃私语的时候,从洛杉矶飞往帝都的航班已经缓缓降落。

一个穿着LV当季主打的白衬衫工装背带裤,简洁干练的清瘦身影,拖着一只浅色的20寸行李箱,缓缓从VIP通道口走了出来。

她一出现,立刻引起震动。

快门摁动时的‘咔嚓’声不绝于耳,闪光灯接连不断的落到她身上。

这一刻,站在众人面前的这位年轻导演,从容不迫的模样,当之无愧她在国际上耀眼发光的名气与才华。

有记者从镜头里看到了她的脸,不禁发出惊呼。

“这是池鸢吗?”

“池导不是早就已经……”

“可是她们长得一模一样!”

……

越来越多的记者发现新导演和池鸢一模一样,一众媒体人中间出现不小的骚动与讨论声。

这样的动静引起了周围不少经过的人侧目。

霍寒辞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拉着行李箱往外走,耳边无意间捕捉到‘池鸢’这个名字时,脚步微顿。

哪个池鸢?

他眯起眼睛,转头朝着声音来源处看去。

一个有些模糊的身影被重重包围着,似乎是哪个大明星正在接受采访。

陈惟猝不及防,险些撞上他,不禁疑惑关心,“霍总,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

霍寒辞顿了顿,没再说话,准备收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电影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