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沿途(徐嘉野简时宜)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一别沿途无广告笔趣阁

分类:名人名言来源:励志网阅读:5273
徐嘉野也察觉到了,他放开我。
握住我拿着刀具的手,一双血红的眼紧紧盯着我,「来啊,往这刺。」
我想收回手,他却带着我的手往里刺。
刀已经划破衣服。
我用力抽出手,「徐嘉野,你发什么疯!」
徐嘉野大笑,指着自己的心脏,「是不是很在意这个?是不是觉得只要它还在跳,苏越就还存在这个世上?」
「我告诉你,他早就死了!苏越早就死了!」
「那天跟我一起接受心脏移植手术的还有另一个人,他才是苏越心脏的受捐者。」
「而他,在手术后出现排异现象,已经死了!」
「苏越也早就不存在了!」
我的血液在一瞬间凝结,他的话就像利刃刺破我的耳膜。
我的脑子嗡嗡作响,混乱一片。
「闭嘴,徐嘉野,你闭嘴......」
我不想再听他说话了,拿出钥匙想要打开房门。
但是无论如何都对不准锁孔,钥匙一次、两次、三次......从我手中掉落。
我麻木地一次又一次捡起。
「看啊,看清楚!这就是苏越早就不存在的证据!」徐嘉野将他所找到的所有纸质证据丢在我面前。
那些字仿佛刻刀一笔一划扎入我的眼里。
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在我身体里轰然坍塌。
我是个孤儿,从来都是孤单一人。
以前,我以为我的人生大概会就此一直黑暗下去。
是苏越的出现,撕开了裂缝让光照进来。
成绩优异的他拖着倒数的我补课,硬生生将我的成绩提入了重点大学。
高考后他替我估分,替我选学校选专业。
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也跟我选了同一所学校。

当时我都气哭了,凭他的成绩完全可以选更好的大学。

一别沿途(徐嘉野简时宜)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一别沿途无广告笔趣阁

他只是说,他选的专业在这所学校里综合条件都不错。
为了让我没有心理负担,他还带我去见了他的爸妈,表示他爸妈都很支持他的选择。
我一直认为是我拖了他的后腿。
所以我在大学里也非常努力,争取各项奖学金。
工作后我也努力地获取在大公司的转正名额。
我在一点点向苏越靠近。
当幸福正唾手可得的时候。
苏越不在了。
灯塔熄灭。
后来得知他捐赠了器官,我的世界才又重新燃起了一丝火苗。
我想,只要那颗心还是跳动的,我就可以一直坚持下去。
可是,现在一切都轰然坍塌了。
我的目光逐渐变得空洞,那些字眼在我眼睛里变得扭曲变得巨大,然后一口将我吞噬。
我的五感开始变得迟钝。
徐嘉野红着眼对我大喊大叫的画面,似乎被消音放慢了倍速在我面前播放。
他抓住我的肩膀摇晃我的身子,他在大喊着什么。
我听不到。
声音传播了好久才传到我的耳朵里,「简时宜,你给我清醒!」
清醒?
醒什么?
我醒着。
13
我住院了。
南溪一直陪着我。
还有一个人好像每天都要来看我,可是都被南溪拦住了。
我远远看过他几眼。
不知道他是谁。
我只认得南溪了。
今天他又来了,被南溪挡了回去。
不过今天似乎有点麻烦,为了不让他见到我,南溪都被他逼得到楼下去了。
我跑到休闲区去看电视。
平时一起跟我看电视的病友已经坐在那里了。
我看电视就只看一集,我喜欢重重复复地看女主跳崖那集。
刚开始我担心他会让我看下一集,后来在我重复播放同一集的时候,他只是转头看了我一眼,便没有说什么。
今天依旧如此,我看了两次女主跳楼的这一集,原本打算回病房了。
但想想他每天都只能陪我看这一集,怪可怜的,于是我决定给他编个故事结局。
「这个女主跳下悬崖以后,会有一个老婆婆把她捡回去,替她养伤,等她伤养好以后,老婆婆发现她长得漂亮,于是就把她卖去了青楼,赚了一大笔。」
男人转头看向我,「昨天你不是这么说的。你说的是,女主跳下悬崖掉落到一半,被一只仙鹤接到到天上做嫦娥的侍女。因为女主漂亮,后羿看上了她。嫦娥知道了以后,一边恨后羿出轨,一边又舍不得把女主赶出宫,于是嫦娥就把后羿杀了。」
我眨了眨眼,「我昨天就跟你说过话吗?」
他点头。
「好吧。」
我已经习惯了,我的脑子记不住事。
我被小护士叫回去吃药了。
小护士告诉我,「你的朋友好像在下面跟那个男的吵起来了。」
我把五颜六色的药吞下去,拉开窗帘往下看。
南溪确实在和那个男的吵架,看起来很激动。
小护士说,「如果你想下去看看的话,我可以陪你下去,但是只能下去一会儿。」
我摇头,「不去,南溪不让我去。」
小护士夸我,「你是我见过最听话的病人。」
14
楼下。
徐嘉野红着眼恳求南溪,「你让我上去看看时宜,可以吗?」
南溪冷眼看他,「就算你跪下求我也没有用,别忘了,是你把时宜害成这个样子的。」
徐嘉野闭上眼睛。
他不敢回想那天时宜的模样。
她不哭不闹,只是很冷静很冷静地蹲在地上。
对外界的所有东西都没有反应,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他不知道那件事对她的影响会这么大。
他不过是,不过是想让她难过,想让她跟自己一样难过。
然后让她知道他跟那个苏越没有任何关系,他不是谁的替身,她要喜欢也只能喜欢徐嘉野这个人。
「求求你,让我上去看看时宜好不好?我去告诉她,这颗心就是苏越的。就算,她把我当替身都没关系。」
南溪冷笑,「你之所以报复时宜,是因为觉得时宜把你当替身,你很委屈,很生气是吗?」
「你是不是忘了,时宜不过也是被你消遣的一个替身。你甚至各种折磨她。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南溪说着眼眶红了起来,「你一个半夜三更让她出门为你做事的电话,就差点要了时宜的命!」
雨夜。
醉酒的流氓。
小巷。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名人名言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