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牙儿写的小说八零团宠我被冰山男配娇养了最新阅读

分类:励志小说来源:励志网阅读:6

穿越到了1975年这个没吃没穿的年代。

这还有天理吗?

阮棠的眼泪哗哗哗的流了下来,她伸手揉了揉眼睛。

月牙儿写的小说八零团宠我被冰山男配娇养了最新阅读

房梁上的灰,还真掉下来了。

细细回忆了书里的内容,又搜索了原主的记忆,阮棠实在太困了,红着眼睡了过去。

仿佛才刚进入梦乡,就被人推醒。

“阮棠,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还睡得着!”

那是姜招娣的声音。

阮棠皱眉,睁开眼直直地盯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姜招娣。

姜招娣愣了一下,这蠢货的眼神怎么感觉变了?

姜招娣语气不自觉地软了点:“咱们昨天不是说好了吗?今早你要去大队长那儿举报霍放对你耍流氓。”

阮棠平静道:“对,我确实该去大队长那一趟。”

见阮棠还是像以前一样听自己的话,姜招娣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阮棠家世好,在家里受宠又有什么用?

这些年还不是被自己耍的团团转?自己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就连这次阮棠给霍放下药,也是自己给她出的主意。

捕捉到姜招娣眼中一闪而过的得意,阮棠面色依旧平静。

做销售这些年,她什么人没碰到过?

姜招娣想跟她斗还嫩了点!

的确,昨夜刚穿越时,她很无奈,可经过一夜的思考,她也平静下来了。

穿越就穿越吧,只要努力,凭借她的手段,她同样能过得很好!

“不过...”阮棠眨了眨眼。

“不过怎么了?”

“你得给我点钱,我总不能两手空空的去队长那吧。拿钱好办事,我给队长十块钱,队长肯定更不会放过霍放。到时候承天哥知道咱们替他出气,一定会很满意。”阮棠一双大眼睛显得很天真。

没想到阮棠竟会找她拿钱,姜招娣愣了一下,急忙回绝道:“阮棠,我的条件你也知道,你不是还有钱吗?”

“你有事没事就找我借钱,我的钱都借给你了,哪还有钱啊?”阮棠一脸为难。

阮棠在家里受宠,下乡也不该她来。

只是她受了邻居兼朋友姜招娣的撺掇,偷偷报名下乡,为这事,她被爸妈骂的狗血淋头。

可到底是家里最受宠的小女儿,阮爸阮妈怕女儿在乡下受苦,隔三岔五都会邮东西汇钱给阮棠。

姜招娣每到这个时候,都会像只甩不掉的吸血虫一样,明着暗着找阮棠要钱要东西。

阮爸阮妈给阮棠邮的东西,大多都进了姜招娣的兜里。

阮棠算过了,姜招娣这些年占的原主的便宜,没有三百块也有两百块。

虽然阮棠不是自愿过来的,但既然占了原主的身子,那原主吃过的亏,她自然都得讨回来。

阮棠如此直白地说出这些话,姜招娣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

“阮棠你怎么能这样污蔑我,那些东西不都是你主动给我的吗,怎么就变成我要的了!你这样说,简直没把我当朋友,亏我还把你当我最好的朋友!既然这样,那我就把那些东西都还给你吧!”

姜招娣看起来楚楚可怜,好像她才是受欺负的那个。

而她这样说也有自己的打算。

因为按照阮棠以前的性格,阮棠肯定会跟她道歉,说自己说错话了,让自己别怪她。

没想到此次阮棠却是点了点头,朝姜招娣摊了摊手:“行,那你还来吧。”

姜招娣愣了一下。

看着阮棠伸出的手,有些不相信。

这个家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了?

不过她知道现在不是跟阮棠闹的时候。

不情愿地低头拉开裤子的松紧带,从里面掏出两张皱巴巴的五元钱塞到阮棠手里,催促道:“不说那些了,你快点起来去举报霍放,再晚点大队长就要去上工了!”

阮棠将十块钱接过来揣进兜里,“好。”

不过,下一句话,她没跟姜招娣说。

“不过不是去举报霍放,而是,去救他......”

阮棠陷害霍放这件事的起因,是东风大队的村民们私下里去后山上打猎而引发的。

按照姜招娣的说法,刘承天打到了一只野鸡,霍放去偷刘承天的猎物,被刘承天发现,二人大打出手,刘承天心软放霍放一马,却被霍放推下山伤了腿。

姜招娣告诉原主之后,原主万分心疼自己的承天哥受了这样的委屈。

于是姜招娣就给她出了个主意,让她当着霍放的面落水,霍放救她,她赖着去霍放家烤衣服,偷偷在霍放的水里下药,营造出她被霍放强迫的样子,而姜招娣则带人来抓现行。

这样既给刘承天出了气,又能够向刘承天证明,“阮棠”心里只有刘承天,为了他什么都肯做。

阮棠简直想把自己的脑袋剖开,看看原主是怎么想的。

这种事一出,她不仅害了霍放一辈子,还把自己的名声也给毁了。

难怪书里霍放就出现了几十个字就再也没出现了。

而“阮棠”也没有落下好结局,受不了村民的指指点点,跳河自尽了,这次没人再救她。

现在是夏天,天亮的早。才早上六点过,已经有村民领到工具开始上工。

阮棠走在小路上,两旁田里干活的人微微直起了腰,看着阮棠,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

阮棠目不斜视,继续朝记忆中的队长家走去。

阮棠到的时候,大队长一家正在吃饭,门是大开着的。

阮棠敲了敲门框没有进去,“王婶,大队长在吗?”

王婶连忙放下水多米少的稀饭,擦了擦手来到门口。

她面色复杂的看着阮棠。

当初阮棠刚下乡的时候,她看出来这姑娘家里条件好,人又好看,有意让阮棠跟自己小儿子处对象,谁知道现在却出了这种事。

就算阮棠是被霍家小子强迫的,但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霍家小子怎么偏去找阮棠,不去找别人。

王婶心里这样想,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你们大队长连夜送霍家小子到县里派出所去了,你别急,等下午估计就有派出所的人来问你,不会让你白被欺负的。”

阮棠的确有些急,书里霍放去了派出所后就再也没回来过了。她可不想刚穿过来,就害一个人丢掉性命。

看着阮棠的表情有些严肃,王婶忍不住问:“咋了阮知青,你找你们大队长还有啥别的事吗?”

“这事说来话长,王婶我现在得去县里一趟,你替我跟记分员请个假,谢谢了。”

说完阮棠就朝村口走去了。

王婶不明所以的回屋子里,看到自家小儿子还盯着人家阮棠的背影看,气的拿起筷子打了一下他的头:“看看看,看什么看,咱们家可不要上过别人床的女人,收起你的心思!”

刘根捂住脑袋,“娘,人不都说了,阮知青是被强迫的吗,而且又没发生什么。”

“强迫的又怎么样,那也是脏了。甭管这事儿到底如何,上过别人床的女人就不能要。这事一出,谁娶她就等着被村里人笑话一辈子吧。”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小说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