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走后,小叔叔后悔了(尤暖霍知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丫头走后,小叔叔后悔了(尤暖霍知宴)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丫头走后,小叔叔后悔了)

分类:励志小说来源:励志网阅读:15

三年前,小姑娘红着眼眶站在他面前,“小叔叔,订婚快乐,我已经勇敢过了,遗憾的就不会是我了。”

’三年后,小姑娘揽着少年的腰,笑容甜软:“小叔叔,这是我未婚夫。”

从小宠到大的小姑娘放下他去喜欢别人了,霍知宴差点si在那个晚上。

丫头走后,小叔叔后悔了(尤暖霍知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丫头走后,小叔叔后悔了(尤暖霍知宴)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丫头走后,小叔叔后悔了)

“霍知宴要订婚了,小暖,你就放下他吧。”

尤暖呼吸一滞,心跳个不停,一时间什么都听不清了,只剩下订婚两个字在她脑海里不断重复。

他真的不要她了。

明明前几天,他还答应她会好好考虑考虑,为什么这么残忍,用订婚的方式,

扼sha她的所有希望。

还没来得及思考,她已经满脸泪痕,不管不顾的冲去了他家。

时值七月,正是一言不合就打雷下雨的夏季。

霍知宴一打开门,就看到只有他胸口高的女孩,全身淋得湿透,瑟瑟发抖,唯有一双眼睛冒着清亮的水光望着自己。

像一只可怜的流浪猫,最知道怎么让人心软。

“你怎么弄成这样?”

把她带进公寓,霍知宴皱着眉拿出一块干毛巾,见她不接,也不能看着她就这么湿下去,只好无奈地亲自动手帮她把头发擦干。

两人隔得有些近,她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檀木香,尤暖的心平静了些。

“小叔……”

“知宴,我洗完澡了。”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看着从浴室走出来的温雅,尤暖立刻僵在原地,所有的话都说不出口了,她目光脆弱而崩溃,不可置信地看着两人。

他是有洁癖的人,从小到大除了她从没往家里带过任何人…

可现在玄关上的女士拖鞋,衣架上的女士围巾,无一不彰显着两人是什么关系,可笑的是她居然现在才发现。

她开口,连声音都在颤抖,“你说过会好好考虑的,为什么突然订婚?为什么要用别人来让我知难而退。"

“温雅不是别人。”他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好听,说出的话却残忍无比,“她是我喜欢的人,我和她订婚顺理成章。”

“那我呢?”她哭出声,“你说过要给我答案的!”

“小暖,答案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从来就不喜欢你,从始至终你只是我朋友家的女儿。”

这句话彻底击溃了尤暖的最后防线,眼泪疯了般流下来,她飞快的跑出了别墅。

回到家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她终于想明白,心里那个小心珍藏,细心呵护的宝藏,原来从不属于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她打开房门,一直守在门口的尤父尤母看到她终于出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尤暖抬头,眼睛还是红着的,声音哽咽:“爸妈,我放手了,送我去美国留学吧。”

——————

尤暖一身白色晚礼服,手拿香槟,四处张望,想在一众觥筹交错间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终于找到时,却正好看到霍知宴一身黑色西装,温柔看向身旁长发白裙的女人。

她叫温雅,霍知宴出国三年带回来的女人,外人口中跟霍知宴郎才女貌的人。

她目光瞬间黯淡,静静坐下,却仍是难以控制地去注意那个意气风发,芝兰玉树的男人,眼里是藏不住的爱意与眷恋。

霍知宴,她世交家的小叔,更是她偷偷暗恋了七年的男人。

三年前,她趁着醉意,在月光下揪着霍知宴的衣领,说出那句“我喜欢你。”

甚至,她还想强吻霍知宴,当时就被这位从来严肃自矜的小叔冷着脸推开,没一周霍知宴就出了国。

自此,三年未见。

这三年,她一直在等他,如今终于等到他回国,他身边却有了其他的人。

她低着头,却感觉到了脚步的走近,抬头时,果然看到霍知宴在向自己走来。

霍知宴一过来就看见她有些微红的脸颊,以为她喝酒了,微微蹙了蹙眉。

他停在她面前,嗓音低沉,“尤暖。”

他已经很久没有主动跟她说过话了,自从他出国之后,大抵是为了躲她,他电话不接,短信不回,跟她也越来越疏远。

尤暖这才站起身来,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小叔。”

她这一起身,被白色礼服玲珑有致的身材尽然展露在霍知宴面前,霍知宴眸色微怔,“三年不见,长大不少。”

尤暖咬着唇不说话,她知道,无论她长大多少,在他眼里,永远都是小孩子。

“你爸妈呢?”

尤暖头垂得更低,似乎连提起爸爸都不愿意,霍知宴蹙眉,“又跟你爸吵架了?”

她不愿意多提,但又觉得难得跟霍知宴的氛围这么好,想说点什么,刚要开口,温雅已经摇曳着飘逸的白裙走了过来。

“知宴,我的钻石项链不见了,能不能帮我找找。”温雅声音十分温柔,看到尤暖时,轻轻朝她点头示意。

闻言,霍知宴语气是难得的温柔,“无妨,下次再送你一条更好的。”

“不行,那条是你第一次送我的礼物,我一定得找到。”

霍知宴虽无奈,却还是点了点头,跟着温雅一起离开。

尤暖看着他们两人相配的背影,心里越来越堵得慌,只觉得要喘不过气来。

想做点什么转移注意力,她看到了面前的红酒,直接拿起酒杯,一杯又一杯倒上。

美酒入口醇厚,她却不识滋味,只为消愁。

最后喝到酒庄宾客退去,庄园里只剩徐徐风声,霍知宴送完最后一位客人回来,就看到尤暖抱着酒瓶摇摇晃晃的往人工湖那里走。

他眉心一跳,急忙追过去。

尤暖酒量并不好,此刻正觉得全身不舒服,只有走霍时吹的风令她舒爽,结果没走两步,就被一只大手拉住。

她眯着眼,看不清眼前人,却觉得他身上的檀木香很好闻。

她反手抱住,占尽便宜:“你身上好香啊……”

霍知宴抱着神志不清的人回了庄园里的别墅,看到在怀里乱挣扎,醉的跟烂泥一样的小姑娘,他表情并不好看,向来冷淡舒展着的眉目紧蹙。

随便踢开一个房间门,把尤暖抱进去后小心翼翼的弯腰将人放在床上。

正要起身时,却被床上的醉鬼拉住手,尤暖迷迷糊糊地喊:“小叔……”

他“嗯”了一声,以为她又不舒服,结果尤暖抓他抓的更紧。

话脱口而出:“小叔,我好喜欢你……”

说完还觉得不够,又改叫他的名字:“霍知宴,我好喜欢你……”

房间一时寂静下来,尤暖感觉到面前的人似乎僵住了,随后她的手被果断推开。

霍知宴支起身子,没有半分被告白后的动情反应,目光清冷至极,甚至有些苦恼地揉了揉眉心。

第二次了……

他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声音平静无波。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小说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