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弥周郁汀)小说全文无删减版-(姜弥周郁汀)小说最新章节

分类:励志人物来源:励志网阅读:46

不舍,不舍小梅今后独生该如何,不舍周郁汀是否还会记得自己。

小梅却似懂她一般,紧紧抱着她:“会好的,小梅还要陪着小姐长命百岁的……”(姜弥周郁汀)小说全文无删减版-(姜弥周郁汀)小说最新章节

……

永州城郊别苑。

刚办完事回来的周郁汀望着窗外下个不停的雨雪,只觉心烦意乱。

他披上披风,便拿伞再次出了别院。

不知不觉,他竟来到了玉府门外。

眼前,黑色大门紧闭。

周郁汀抬手想要敲门,却又回想起姜弥这段日子以来的举动,竟然还用休书和遗书来威胁他。

心中顺势涌起一股恼意,又撤回了手。

反正用不了几日,她就得自己回来,他又何必自寻苦恼。

这般想着,他转身离去,身影消失在黑夜中。

而一门之隔。

小梅不断擦拭着姜弥嘴角的血渍,却怎么也擦不完。

许久后,她将姜弥抱在怀里,目光空洞的望着前方。

“罢了……小姐如果你实在是痛,就去吧……”

去吧,去到一个没有病痛折磨,没有世态炎凉的地方。

有人爱,有人疼,还有再也不会分开的家人。

片刻后,姜弥的手从她掌心倏地滑落在地上。

那一刹,小梅的心仿佛被撕裂一样。

她颤抖着伸出两根手指,去探了探姜弥的鼻息。

此时屋外狂风大作,雨势更猛了。

而屋内……传来了小梅声嘶力竭大哭。

第八章 永远错过

  

永州祥亦庄。

酒楼外飘起鹅毛大雪。

一号厢房内。

锦衣卫等人因为此次差事办得顺利,大家在此庆功。

周郁汀端起酒杯静静小酌,一旁的下属们却嬉笑着聚在一起,喝得脸通红。

夏莹也是其中一员。

大家推搡着将夏莹推到了周郁汀身边,她一时失去平衡,撞了上去。ṋ ḿ ẑ ḽ

倒在周郁汀怀中的她,一脸娇羞地望着。

看着夏莹娇羞的面容,周郁汀脑海里忽然浮现姜弥那张总是平静的脸庞。

下一瞬,他一把拂开身边的女人。

“休要胡闹。”

似是警告的言语,但大家ⓨⓑγβ

却没有放在眼里。

“大家别闹了,小心陆大人抽你们!”

夏莹说完便顺势在周郁汀身边坐下,往他碗里夹菜。

众人看着二人打趣道:“陆大人,你可不要辜负夏莹的心意。”

周郁汀被说的心烦意乱,他不顾众人径直起身,出了祥亦庄。

酒楼外,白雪盘旋,夜色似乎有些苍凉。

周郁汀修长的身影立在繁华的街道,望着不远处一群正在玩闹的孩童,眼前仿佛出现了姜弥的身影。

姜弥曾喜欢热闹,在还未嫁给自己之前,便天天待在外面。

后来她嫁给自己后,身为锦衣卫指挥使夫人,就很少能出陆府。

他这一站,不知站了多久,直到孩童们都被喊回家去,才反应过来。

周郁汀重回厢房,正欲进去,就听里面传来众人的议论。

“你们猜姜弥这陆夫人的头衔还能戴多久?”

“按照咱们大人的人品,是轻易不会休妻的,更何况玉家对陆大人有恩。”

“那是从前,现在有了夏莹,不是更适合站在大人身旁吗!”

“没错!那周郁汀氏却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这次还闹着和离让大人跑到这来办差,她根本就配不上大人!”

里面的人俨然已将夏莹和周郁汀凑成了一对,并且对姜弥占据着陆夫人的位置,十分不满。

周郁汀听着他们的谈话,黑白分明的目光看不出任何情绪。

半晌,他转身下了楼。

他前脚走,后脚听到动静的夏莹也跟着出了包厢。

夏莹追上周郁汀,挡住他的去路:“大人,我有点累了,不如我们先回别苑吧!”

周郁汀闻言,仰头看向躲在窗户内的下属:“肖勇,下来送夏莹回别院。”

夏莹定在原地,雀跃的心上被泼了一盆冷水。

垂放在身侧的双手慢慢攥紧:“陆大人,你是怕别人误会我们的关系吗?”

周郁汀沉默,皆等于默认。

夏莹喉头梗着,终是问出压在心底的疑惑:“陆大人,你是不是心仪那玉小姐?”

这次这么多的差事地点,他偏偏选了永州。

明明休了姜弥,本该毫无瓜葛的人,却三番四次被她见到徘徊在玉府门口。

要说不喜,身为女子本就心思细腻的她,是如何都不信的!

周郁汀眼底波澜不惊,语调冰冷:“本官还未休妻,你该称呼她为陆夫人,至于情爱,本官不喜任何人!”

夏莹愣住了,他是在变相告诉自己,他周郁汀谁都不爱吗?

最后,夏莹强忍着鼻尖酸涩,倏然转身快步离去,不敢有多一刻的停留。

周郁汀收回视线在原地待了一会,便转身闲散走着,没再理会楼上那几人窸窣的声响。

子时,他才独自一人回到城郊别苑。

周郁汀点亮油灯,微黄的光晕渐渐驱散了屋内的阴霾。

他接下披风,一张宣纸从怀中掉了出来。

“休书”两个大字引入眼帘,周郁汀弯腰捡起,这是他从姜弥院子里拾到的。

他不懂,这女人当初一副珍贵的神情带着休书离去,结果走时偏偏落在竹苑。

他沉着脸看了许久,最终只觉得自己为此伤神实在可笑至极。

没想到她为这次做戏,做足了完全的准备,但可惜……他周郁汀最不喜的就是被威胁!

想到此,周郁汀抬手便将休书放到了油灯上。

火苗迅速窜起,片刻后,休书被烧毁成灰烬……

第九章 新的墓碑

  

周郁汀看着地上的灰尘,抬脚便从那片灰烬上踏了过去。

他来到床边,合衣而躺,闭眼睡去。

他倒要看看姜弥离了自己,该如何自处。

寅时,周郁汀迷迷糊糊中,好似看见姜弥身处一片黑暗之中,盈盈向他告别。

“陆大人,我走了,往后望你一切安好……”

说完,她的身影便慢慢散去。

周郁汀心一阵绞痛,猛得惊醒坐起,才发现刚才是在做梦。

他捂住还在抽疼的心口,不断的喘着气。

周郁汀坐在床沿,双手撑着张开的膝盖,许久才平静过来。

他看着那堆残灰,再也睡不着,穿好衣服去了玉府。

天空泛起微誩

微亮光,玉府门庭冷落。

这次,周郁汀没有犹豫,一脚踢开玉府的大门。

一阵冷风吹过,卷起珠帘,没有关紧的门被吹开。

厅堂内,清冷寂寥一览无余,没见到半个人影。

周郁汀皱眉走上前去,环顾四周,只觉心底莫名恐慌。

倏地想起过往的种种把戏,他攥紧了拳头:“荒谬!”

说完,他便快步离开,丝毫没有注意到床脚那一滩触目惊心的殷红。

又是一夜。

周郁汀再度惊醒,额头布满了细汗。

他又梦见姜弥和他道别,这次的梦更加清晰。

甚至还梦到了玉家的墓碑。

几日后。

周郁汀办差和夏莹路过玉府,只见府门前积满了残雪,更加破败不堪。

他眉头紧蹙:“去查查,这里……的两人去了何处?”

夏莹见他问起姜弥,面色微异。

“大人何必查,玉家满门皆被处斩,玉……陆夫人能去哪呢?应该回陆府了吧。”

周郁汀豁然开朗,连日来的阴霾逐渐散去。

是啊,姜弥除了玉府,便只能回陆府。

看来她是乖乖回去了。

周郁汀微不可见的勾起嘴角。

“你通知下去,差事办完,该启程回京汇报了。”

“是。”夏莹的回答,又不易察觉的失落。

众人很快启程回京。

周郁汀回京先进宫去向圣上汇报,便带着赏赐回府。

推开竹院的门,室内空无一人,只有一抹残阳,卷着灰尘。

周郁汀手握拳,脸色沉得能滴出黑水来。

目光忽然又瞥到了静静的待在妆奁上的黑色木盒。

他走上前打开,又看壹扌合家獨βγ

到那封遗书,心中涌起怒火。

“啪——”的将盒子盖上。

姜弥,你不回,就永远别回了!

又过了几日。

已距离姜弥离府有半月。

姜弥就像彻底消失在了周郁汀的世界里。

以往周郁汀出去办差,也有这么久见不到她,却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失落感。

荷苑。

陆老夫人趁着周郁汀在家,邀请了众位大家闺秀来家中赏荷。

美其名曰赏荷,其实是给周郁汀相看,挑选新的陆夫人。

锦衣卫等人也受邀前来。

周郁汀和众人坐在中央的亭子里,亭外风景美如画,他却无心多看。

“陆大人,你真的要成亲了?”

夏莹小心翼翼地问道。

毕竟开始相看了,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过文书,不管娶的是谁,总归不会是自己了。

周郁汀抿唇,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浑身散发着冷意,同时身上还有一股颓意。

看着满院子的闺秀,他才有了一种真实感。

姜弥好像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众人见他浑身散发着冷意,也不敢多说。

这时,从周郁汀的崴筆

袖中掉出一封书信,字迹娟秀,应是女子所写。

一人调侃道:“大人,这不会是之前的陆夫人留给你的吧?遗书?这……”

夏莹瞳孔骤缩。

她想起在永州见到姜弥时,她的肤色便白得近乎透明。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人物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