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听晚岑时霖(沈听晚岑时霖)是什么小说-(沈听晚岑时霖)无弹窗免费阅读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分类:励志故事来源:励志网阅读:36

可当柳儿看到昨天送进去的汤药还在原地放着时,彻底慌了神,紧张的拍打着门:“太太,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别吓柳儿好不好?”

拍打了许久,还会没有回音,柳儿愈发害怕起来,只得转身往外面跑去。

可正准备往正厅走去,便见到了苏玉景。

“大太太。”因为礼数,柳儿不得不停下来跟苏玉景打着招呼。

见柳儿神情紧张,苏玉景隐隐也猜到肯定是暖阁那边出了什么事,佯装关切道:“你怎么了,怎么跑得这样急?”

“是我们家太太,昨天送Ӽɨռɢ进去的东西都没有吃,我们也没有办法开门,所以想让钧座去看看。”柳儿硬着头皮解释道,心中却是不安。

苏玉景笑了笑:“没事,你先回去候着吧,我正好要进去,到时候我自会告知岑时霖的。”

柳儿有些疑虑,却迟迟不作答。

苏玉景见此,脸色微沉,不耐烦起来:“这里时可是前厅,你一个丫头,有什么资格来这里?”

“对不起,大太太,我这就回去,只是我们太太那边,真的拖不得了。”柳儿吓得急忙跪下,及时心中很是担心,却也无可奈何。

苏玉景满意的笑了笑,提着小香包优雅的往正厅里面走去。

不管怎样,她还是梨园的名正言顺的女主人,就算沈听晚再厉害,也不过一个妾。

岑时霖连续几日都在正厅未曾出去,听到外面传来声响,只以为是副官,便也没有抬头。

苏玉景见岑时霖这个样子,心中划过一丝心疼,为什么,沈听晚总是可以轻易把岑时霖伤的这样的彻底。

“岑时霖,你都几天没有回梨园了,就算公务在忙,也要好好休息。”苏玉景关切道,即使现在岑时霖心里没有她,可是只要他心里没有沈听晚,她就算守着一个空壳也好。

“无妨,你怎么过来了?”岑时霖抬头,这几天他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可一停下来,那些痛苦的事情还是不停的向他袭来。

“我过来看看你。”苏玉景径直走到了岑时霖身后,轻轻的揉着岑时霖的额角。

岑时霖握住了苏玉景的手,疲倦的神色稍稍退去:“你回去吧,以后不用过来了。”

对于苏玉景,岑时霖是感激的,可这样的感激,却永远没有超过男女之情,他知道自己欠苏玉景,可他无法给苏玉景更多。

那个女人,早已经把他的心夺走,而他却甘之如饴。

沈听晚岑时霖(沈听晚岑时霖)是什么小说-(沈听晚岑时霖)无弹窗免费阅读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苏玉景听着岑时霖如此直接的拒绝,眼底划过一丝不甘,但还是如实道:“我刚刚看到沈听晚的丫头了,她说沈听晚昨天没有吃东西,大概是想以绝食来威胁你吧。”

绝食,又是这招?

岑时霖眸色微沉,眼底划过一丝明显的怒意。

“你回去告诉她,如果不想连累其他人,就乖乖的在暖阁待着,等孩子生下,我自然会放过她!”岑时霖冷声开口。

第27章 我快死了吗

苏玉景知道,岑时霖不愿伤害沈听晚,可也正是这样,她才发疯的嫉妒。

“那暮家的人,你放过他们,无异于养虎为患……”

苏玉景有些担忧的看着岑时霖,当年是暮家县对不起封家,她原以为像岑时霖那样理智的人,会清楚让暮家的人活着的利害关系,可没有想到岑时霖为了那个女人,居然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了暮家。

“好了,我自有分寸,你回去吧。”岑时霖不耐。

苏玉景攥紧了衣角,不甘心的转身离去。

柳儿守在梨园门口等到了晚上还是没有见岑时霖出现,却等来了苏玉景。

见苏玉景很是不错的从外面走进来,柳儿急忙站起身迎接道:“大太太钧座怎么说,有没有说罢我们太太放出来?”

看着柳儿紧张的模样,苏玉景巧笑起来:“我跟岑时霖说了,岑时霖让我转告沈听晚,如果不想连累其他人,就等孩子生下后,在放她出来。”

柳儿身形晃了晃,却见苏玉景笑得越发开心:“你若是不信,大可以现在去问岑时霖。”

说罢,苏玉景便直接往东阁走去。

看着苏玉景的背影,柳儿有些无助的哭了起来。

翌日。

岑时霖终是抵不住心中的担忧,回到了梨园,却见柳儿正守在梨园门口,脸上正带着泪痕,应该是守了一夜,此刻已经沉沉的睡过去了。

刚一听到脚步声,便见柳儿猛地惊醒,看到岑时霖,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随即反应过来:”钧座,真的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你快点救救太太吧!”

岑时霖拧起眉头,像是在思忖着什么。

半响,岑时霖这才往暖阁走去。

门被打开时,里面已经是一片清冷了。

环视了屋子一圈,都没有看到沈听晚的身影,岑时霖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快步往里间走去。

只见沈听晚正躺在床上,正沉沉的昏睡着。

柳儿看着沈听晚苍白的脸色,急忙跑到了沈听晚的床边,摸了摸沈听晚的额头,惊呼起来:“怎么这么冷,太太你醒醒,你不要吓柳儿。”

岑时霖见此,也跟着紧张起来,快步走到了床边,掀开被子准备把沈听晚抱起来。

可刚一下掀开被子,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便散开,只见水粉色的床单已经被鲜血染红。

而沈听晚的身下,也是触目惊心的鲜血。

“兰鸢。”岑时霖在这一刻忍不住害怕起来,抬手抚上了沈听晚脖颈上的脉搏,还在微弱的跳动着,这才松了口气:“来人,备车!”

说话间,岑时霖横抱着沈听晚快步往外面走去。

一路上,岑时霖都在备受煎熬。

如果不是他跟她置气,也许沈听晚就不会发生这样是事情。

如果,如果,太多的如果了。

可一切的一切,已经没有办法后悔。

沈听晚到医院时,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

在送到急救室前,沈听晚终于稍稍恢复了意识,看着眼前的男人,恍如隔世般抬手抚上了岑时霖的侧脸:“我快死了吗?”

岑时霖痛苦的摇头:“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第28章 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

“找明之,他会有办法救我。”沈听晚有些无力的抓住岑时霖的手,可话音刚落,手便垂了下来。

岑时霖站身体,良久才缓缓开口道:“去把沈明之找来。”

不多时,沈明之被人扭送到了医院,在看到岑时霖的一瞬间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故事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