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甜居心(余晟徐舟灵谢行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余晟徐舟灵谢行知_笔趣阁

分类:励志演讲来源:励志网阅读:37

「为了你我的名誉,要不你把脸蒙上吧。」我提建议。

谢行知弯弯唇:「说得也是,难为你肚子疼还想得那么周到。」

话落,他出店时,拿了顶鸭舌帽盖我脸上。

「………」

这帽子是他之前戴的那个,味道挺香,我险些想问他用的什么洗发水,这么好闻。

肚子仍然疼着,我忍不住动了动,头往里靠了点。

谢行知啧一声:「你别乱动了行不行,占我便宜呢。」

我在帽子里冷笑:「我只是不舒服而已,放心吧,我对你这款没任何兴趣。」

「我这款是哪款,你这脾气突然就暴躁起来了,果然女生来了例假不能惹。」

我握了握拳,「你再嘴贱我真的会打死你。」

他懒散地笑声在头顶传来,「徐同学,别忘了,你现在在我手里。」

「……」

走了好会儿,我拿开了帽子,「你要送我到哪去?」

「你家啊。」他目视前方,「我抄近路呢。」

偶尔有一辆车疾驰而过,夜风吹得侧边的树叶哗哗响,我看着谢行知好看的下颌线,感受着他放在我后腰的手,脸皮忽然有点烫。

害怕被他看到,我又拿帽子盖脸上。

「你还盖上瘾了。」

「……」

「徐舟灵。」又走了好会儿,他突然叫我。

我瓮声瓮气地应:「嗯?」

满甜居心(余晟徐舟灵谢行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余晟徐舟灵谢行知_笔趣阁

他散漫地问:「你志愿填的哪所学校?」

我怔了一下,心跳莫名变得快起来。

谢行知这个问题让我反应了过来,我和他的路不一样,或许今天就是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了。

等到开学那天,就会分道扬镳。

我莫名觉得怅然,不不,肯定是受例假影响,情绪变波动了。

于是我闭上眼,缓缓说:「华大。」

谢行知步子停了一下,勾唇:「巧了,我也是。」

「……」

「你也填了这个?」

「对啊,真有缘分。」

突然觉得让我继续怅然也挺好的。

「你怎么不说话了?校友?我未来的好校友?」

 

 

—正文完—

 

番外 1.大学篇

 

开学那天,徐舟灵站在校门口听徐云月在电话里一句句叮嘱。

她个子又长了不少,高中爱扎马尾,到了大学依旧。

手提着行李箱,准备走,身后忽然一阵喧哗。

她扭头。

谢行知正顺着人群往这走,他个子长得更明显,留了一头利落的短发,脸色是一贯的冷淡,五官褪去青涩,帅得更加夺目显眼。

人提着行李箱慢悠悠走,然后停在徐舟灵面前,左右看了看,像真的在找人。

徐舟灵忍了忍,给了他一拳:「你一天不贱一次你不舒服。」

谢行知挨了这一拳,笑眯眯地把贱犯完:「原来你在这啊,刚刚真没看见。」

徐舟灵翻白眼的同时注意到他右耳有一个耳洞,「你还打耳洞了?」

「你说这个啊。」他点下头,不怎么在意:「和陈聪他们游戏输了的惩罚。」

「你们这惩罚还挺刺激。」徐舟灵淡淡评价。

话就说到这,因为有两个女生拿着手机小跑过来,看样子是学姐。

徐舟灵秒笑了一下,带着点幸灾乐祸。

「你加油—我先撤。」

谢行知:「………」

一番下来,两个在操场相遇。

谢行知套着军训的迷彩服,身段露得更明显,长腿短靴,加上浑身那股不正经的味儿,帅得像个渣男。

他一抬手就轻松提起徐舟灵的后领,微微弯身,「徐舟灵,你不做人啊。」

「…,你再不松手我俩的绯闻能传遍华大。」

「那就传。」他答得干脆,根本不吃她那套。

徐舟灵沉默两秒,看他一眼,「你是不是喜欢我?」

这话落,谢行知抬眼,手指蓦地松开,徐舟灵趁机溜走。

他知道她是故意的,但他也的确被那句话问住了。

揉了揉额头,宿友回头叫了他一声:「快来集合了。」

「嗯。」

……

这边,徐舟灵抱臂站阴凉处休息,听着身边的女同学八卦哪个组的男生最帅,最终得出结论是二组谢行知。

谢行知这个人名她们甚至知道。

「立汇谢行知在我们那是个代名词,我妈都知道。」

另一个外省的没听说过,好奇心上来:「哦?他很厉害吗?」

「厉害。我之前暑假的时候遇到过他,我长这么大见到的唯一一个可以称之为帅哥的人。」

「就他一个?」

「我眼光犀利嘛。」

说到这,她伸手指往谢行知站的方向指:「不帅?」

另一个咂咂嘴,「虽然我近视看不清,但那身形一看就是帅哥。」

「是吧。」

不止她们,操场上方栏杆处围着好几个学姐,据说也是慕名而来。

徐舟灵再次看向远处的谢行知。

人单手搭腰上,垂眼看着前方的人做俯卧撑,没在意周围聚集在他身上的目光。

她忽然就感觉牙根有点儿酸。

陈恋也看出他俩之间的苗头,每天发消息问有没有什么进展。

徐舟灵不知道怎么回答。

要说她对谢行知没意思吧,又总能被他影响到情绪,但谢行知总是一副漫不经心事不关己的样子,她也无从下手,只能随心所欲。

这事儿的转机是发生在一次训练。

被教官安排蛙跳的时候她一个没蹲稳,膝盖被磨破了皮,同组的男生找来消毒水蹲地上给她擦。

男生叫许凌,人挺沙雕的,徐舟灵和他关系不错。

擦药期间,也聊得很开心。

她撑着下巴问:「你这么积极是不想蛙跳吧。」

许凌冲她挤挤眼睛:「懂我。」

徐舟灵抬起头笑,这一抬头,就和谢行知撞上视线了。

人就坐她们对面,手肘抵膝盖上,手里拿着个喝了一半的水瓶,红绳随着手部动作晃来晃去。

「……」

徐舟灵觉得那一刻的感受,像偷情被抓住似的。

谢行知就那样和她对视,表情看不出喜怒,但那眼神又实实在在像看渣女。

那天训练结束后,人就变高冷了,没主动来找她扯嘴皮。

直到一次小组游戏。

谢行知被分到她的对立面,徐舟灵难得起了层薄汗。

因为正如谢行知所说,她在游戏方面,毫无天赋。

五局下来,输了四局,谢行知完全不给她喘气的机会,下手可狠。

到最后一局良心才觉醒一点儿,给她放了水。

徐舟灵被他弄得怀疑人生。

他则相反,赢了那四把被他们组的男生女生们捧上天了。

他拿着奖品归队的时候,还回头挑衅地看了她一眼。

「……」

暴击。

许凌个低情商的偏还在这时候赶过去安慰徐舟灵,陈聪要在的话,都得替他捏把汗。

徐舟灵这人胜负欲也高,心里还是觉得不服气,当天训练结束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开始研究各种游戏。

她研究得入神,没看手机。

太阳落山的时候,才看到微信那两条消息。

谢行知:【图片】

徐舟灵点开看的第一眼以为他在炫耀,那股火刚冒出来,就看到下一条。

—没人要我就扔了。

她愣了下,这意思是要给她?

呵,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演讲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