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晟徐舟灵谢行知全文免费阅读(满甜居心免费阅读无弹窗)余晟徐舟灵谢行知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分类:励志人物来源:励志网阅读:33

开椅子坐下,在电脑上搜了会儿,忽然问:「数学试卷的第六小题,我是选 B,你选的什么?」

陈聪以为问的他,啊一声:「我特么不会,纠结半天选了个 D 啊。完了,你选的是 B,我彻底完了!」

他还没来得及哀嚎,我微微蹙眉。

「不对,我选的是 A。」

 

11.

成绩出来那天,班级群炸开了锅。

而令他们讨论得十分火热,一直围绕的话题,是我。

我以 717 分拿下了云市理科高考状元。

——谢行知第二,被徐舟灵压了 3 分。

——啧啧啧,真是天才之战啊。

——我一个外校朋友说她现在唯一的想法是:南台牛逼!

——南台神话,不是吹的。

——但那可是谢行知啊?

——但那也是徐舟灵啊!

……

陈恋激动地跟我发了几十条语音,末尾附带一句:你碾压我男神了,你现在是我女神。

我抬头看窗外,日出还未完全升起,但那抹红光已经照向全世界。

我或许永远都不会忘记今天。

查询出来的成绩、班级群停不下来的消息、徐云月的笑容。

余晟徐舟灵谢行知全文免费阅读(满甜居心免费阅读无弹窗)余晟徐舟灵谢行知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还有,十九岁意气风发的我自己。

历时三年,打出最漂亮的仗。

我回了一趟南台,再出校时,被人拉住了衣袖。

我抱着书回头看,余晟靠着墙,凝视着我。

他嘴里叼着一根烟,看着挺颓:「阿灵。」

「不要再这样叫我。」

他眼神更落寞了,垂眼苦笑:「恭喜你,你果然很棒,我真的很替你开心。」

我懒得跟他废话,折身准备走,他又开口:「你是不是不想理我了?当初我和你约定过要考同一所大学,是我没做到。可是,我后悔了,我现在真的很后悔,阿灵,你能不能…再看一眼我?」

我轻叹口气,「余晟,我怀疑你不是在装傻,而是压根就没脑子。你现在说这些屁话,是让我把之前的事都当没发生吗?」

他抬额,眼角轻轻发红,正要说话。

我冷淡打断:「要说什么话都憋回去,我没兴致听。劝告一句,别把任何人都当作你随意发泄情感的工具,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就可以喜欢另一个,还自以为是觉得那个人会一直在原地等你,太蠢。」

「以后别再找我,还有,你抽烟的样子真的好丑。」

「……」

他在身后不甘心地喊:「你怎么可能就不喜欢我了!」

我步子没停,回应得波澜不惊:「说实话,我喜欢过你这件事,就像有了前科一样丢人。」

……

回家路上,我发消息向陈恋打探消息。

没多久,她就可靠的回复:「问了,沈听萱的成绩勉强够得着一本,而余晟,嗯…我保持沉默。」

紧接着,她发来第二条:「真奇怪了,沈听萱之前都超过你一次,这成绩不应该差距这么大啊。」

我垂下眼,随意丢一个表情包回过去,就熄了屏。

没一会儿,她又发来第三条:「我现在在市大街这边,过来聚聚呗,庆祝一下!咱俩上次酒吧分开后好久没见了。」

我想了一下,徐云月今天要加班,可能都没时间吃饭,到时候可以顺便给她打包一份,于是垂头敲字:「好。」

被陈恋拉着逛很久,她总算找到一家称心如意的烤鱼店,这会儿客人少,只坐满了两桌。

吃到一半,陈恋找了几张照片给我看,问我哪款美甲好看,她打算去做。

身后有男生冲她吹了声口哨,她愣了下,嫌弃的撇撇嘴:「哪里来的神经病。」

被对方听到了,人正要发作,被拦住:「你干什么,灰哥今天心情好请咱们吃饭,你又犯什么病?」

「我吹个口哨也不行?」

我侧过头去看,就看坐中间那个正在倒酒,他慢悠悠说:「没事,我今天心情确实好,毕竟谢行知给立汇丢了大脸,我爽啊!」

说完,众人发出一阵哄笑。

「可不,他平时那神气样,我真受不了。」

「什么神气?那叫欠揍,我一直很想揍他一顿。」

陈恋压下声音:「妈呀,我们这是遇到什么邪教组织了?还揍呢,你看他那筷子一样的蚂蚁腿,谢行知一脚就可以踹飞吧…」

我忍不住想笑。

下一刻,中间那位摇晃着杯子,继续说:「真特么废物,连个女的都考不过,还吹立汇谢行知呢,可别了。」

我抱臂,稍稍往后仰。

「你说他会不会气得想跳楼了?毕竟当初灰哥两句话就让他急了,红眼睛了呢,哈哈哈哈。」

叫灰哥的男生切一声,不以为意:「我说他做鸭是看得起他,长那样子,不做鸭多可惜?」

我的眉心跳了一下。

看来陈聪嘴里那个造谣的就是他,八九不离十。

陈恋先没沉住气,拍桌子起身:「你们太恶心了吧,随便这样造谣别人?嫉妒心还真强啊。」

声音停了两秒,他们笑得更放肆。

「这么着急,你点过他啊?」

陈恋被这句话气得面红脖子粗。

我缓缓起身,扫一圈他们,反问:「谢行知再怎么着也是全省理科第二,在这嘲讽他的功夫,怎么不看看你们考多少?」

「我为什么要和一个失败者比。」中间那个灰哥弯弯唇看我,「单凭我个人也进了全省前十,怎么不可以嘲讽呢。」

「你真的觉得他是失败者?」我一字一句问着,微微一笑:「嘴巴恨不得用尽吃奶的劲来把他贬低成一个废物,以此来安慰你那点可怜的自尊心罢了,毕竟如果连你都不洗脑自己,你就得认自己才是那个废物。」

他的脸色微变。

还没说话,他小弟先不爽了:「你谁啊,瞎说什么 b 话?」

「我说的 b 话总比一味阿谀奉承的马屁话真心对不对?」

「呵。」灰哥冷笑一声,「这么殷勤,你是谢行知的小迷妹?」ȳż

我淡声介绍:「我姓徐,你也可以叫我,全省第一。」

「………」

没等他们开口,我继续说:「考了个第十就敢嘲讽第二名,没有那个命却有那个妄想病,在校内带着一帮非主流随意造谣别人,造的是什么谣,就能看出你是个什么货色。如果我说你是嫉妒,你不会承认,但我看遍你全身只发现了你能考省十这么一个优点,唯一一个优点还被谢行知吊打,你到底靠什么在这里吹?那张普通到看一眼就忘的丑脸吗?还是说你就是一个天生没素质的坏种。」

好几个男生腾地站起身。

我抬手指指监控,又轻描淡写撂下最后一段:「刚才你们的话我一字不差地录了哈,其他的不说,造谣这一点也够你们吃点苦头了。听进去点我的话,尽管是骂你们的,也是给你们脸。不用磕头道谢,做点实际的就好。」

说完,我喊了一声老板,指指他们:「我俩的钱他们付。」

然后拉着陈恋出店。

好几分钟后,陈恋才缓过来,握着我的手,「卧槽,你刚刚…你怎么做到这么冷静的?他们一句话就把我气得说不出话,你居然还能反击回去。」

她越说越激动,举着手机:「我还录音了!」

「……」

我有些无语:「你都气的说不出话来了还能想到录视频?」

「以防万一嘛,还有是因为你一开口我就觉得不简单啊!」陈恋啧啧两声,垂头摆弄着手机,想到了什么,又问:「话说,你真录音了?」

我摇头:「唬唬他们而已,这种人就得多恐吓,才好治。」

她竖拇指:「高。」

街上,红绿灯一闪一闪,行人不停。

我捋捋被风吹散的碎发,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

轻声问:「陈恋,如果换成你,被那样造谣你会怎样?」

她想也没想:「我会疯掉的,以我的脾气会和他们打起来。」

正常人都受不了这种造谣吧。

我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谢行知的样子,他表面虽然看起来不正经,有时候说话还很欠,但谣言这东西一传就不会停下来,遇到这种事的时候,他的心态也是在一次次崩溃后练到今天的吧。

我又想起那次出游,他身边围绕很多同班同学,并不孤零零。

或许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吧,遇到这种事的时候,还有人会相信自己,和自己站一起,很珍贵。ץƶ

这人真奇怪,明明就是真心把她们当朋友,所以愿意去解决口香糖这个棘手的麻烦,非得嘴硬一下。

……

和陈恋分开各自回家后,我提着打包的烤鱼回了家。

结果在另一条街遇到了谢行知。

我停下脚步,看得出他是故意在这等我的。

他靠着身后的电杆,套着件薄薄的卫衣,握着手机侧头看我。

我愣了愣,有股不祥的预感冒出来,下一秒,他朝我这走,挑着眉,摇着手机:「我收到了一个音频。」

我:「……」

他垂头笑,眉头都弯起来:「徐学霸连骂人都那么厉害。」

我垂下眼没说话,莫名感到局促。

「听说你拿了省一,一直想找个机会恭喜你来着。后来想想,我们也没熟到那个地步,就不上赶着去了。」他轻轻叹口气,「但今天这趟我得来,除了跟你说谢谢,还有对不起。」

我抬起头,没反应过来:「什么对不起?」

「那天在网吧,我不应该那样怀疑你。」

我摇摇头,「没必要道歉,就像你说的,我们没熟到哪里去,彼此不了解,防人之心不能没有,所以你怀疑我很正常不是吗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人物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