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妩季施屿(姜妩季施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妩季施屿小说免费阅读-笔趣阁

分类:励志书籍来源:励志网阅读:36

“臣刚才开的是退热的药物,可以等热褪去之后再好好调理,这样可以治本,只是时间要的长些,或者在现在吃的药物中配合一些调理的药物,这样可以让病情好的快些,如何治,全屏王爷吩咐。”

季施屿听完沉默不语,半晌,他沉声道:“哪种更好?”

太医连忙回话:“回王爷,头一种要更好一些。”头一种贵重药物要的更多。

但这句话太医没说出来,毕竟夏王府又怎么会缺少药物。

“那便按头一种治疗,什么药物都可,本王只要人能安然无恙。”

太医还在沉思的时候,便听到季施屿说话,果然如他所料。

“是,王爷,下官这便去开调理的方子。”说完,太医被刘管家带去偏厅写方子。

季施屿则起身回到院子。

偏院太冷,季施屿在刚刚已经把姜妩抱到正院房中。

里面烧了地龙,温暖如春。

姜妩还没有醒,只是脸色比之前要好了很多。

看着这完全陌生的容貌,季施屿心里突然有些慌,没有睁开双眼姜妩,让他找不出任何的熟悉感。

仿佛下一瞬,她就可以完全离他而去,像只断了线的风筝,再也拽不住。

想到这,季施屿握着姜妩的手下意识握紧。

手上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惊醒了姜妩。

“啊……”她轻呼一声,慢慢睁开双眼。

季施屿见姜妩睁开,回过神来,手上力道减轻。

看到熟悉的眼神,季施屿心里也渐渐安定下来,看着姜妩的眼神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温柔。

第二十四章 挫骨扬灰

姜妩见季施屿突然出现在眼前,脑中思绪一下全部回笼。

姜妩季施屿(姜妩季施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妩季施屿小说免费阅读-笔趣阁

“师父。”

她嘴里喊着,猛地从床上起来,然而却没想到自己全身无力,又跌回床上。

下意识看向一旁的季施屿,脸色发白。

“是你干的?”姜妩语气低微。

她以为是季施屿为了不让她去找程子募,故意下药让她全身无力。

季施屿也没有解释,只是看着她一言不发。

姜妩心里着急,便有些口不择言:“卑鄙无耻。”

刚骂完季施屿后,便有一个小丫鬟端着一碗药进来:“王爷,娘娘的药已经熬好了。”

姜妩听到这话身体一怔,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季施屿也没有在意,低声开口:“拿过来吧。”

丫鬟领命把药放在季施屿手上,随后立马又退了下去。

姜妩此刻已经知道她错怪了季施屿,但是口中道歉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季施屿盛了一匙药递到姜妩嘴边。

姜妩立马感觉鼻尖一股浓郁刺鼻的味道,她眼睑低垂,一动不动。

季施屿也仿佛突然变得很有耐心一般,拿着汤匙就这么举着不离开。

良久,汤匙中的药已经变凉,味道变得更加浓郁。

姜妩偏过头没喝季施屿喂到嘴边的,只是伸手端过他手里的药碗一饮而尽。

嘴里满是苦涩,姜妩却没有任何感觉。

喝完后把碗放在一旁的凳子上,随后身体慢慢往下,闭上双眼。

季施屿看着这一幕,心里突然一股抽痛,手僵在半空中。

半晌,他缓缓收回手,薄唇亲启。

苦……

外面不知何时又飘起了雪,大朵雪花中夹杂着刺骨的寒风,让整个显昭国的冬天变得更冷。

落樱阁中,元柔正坐在软塌上听下面跪着的侍女回报。

“王爷带了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回来,还让下人叫她娘娘?”

元柔端着茶漫不经心地询问。

“回王妃,是。”丫鬟看着元柔小心翼翼的回答。

话音刚落,元柔手中的茶杯顿时狠狠砸在地上,滚烫的茶水溅到下方丫鬟的手上,立马变得红肿起来。

“大胆!一个无名无分之人竟敢称娘娘。”元柔声音冷的仿佛寒霜。

只有宫里皇上的妃嫔或者是亲王的正侧妃才能被称呼为娘娘。

而现在……

元柔眼底划过一丝狠戾,她没想到她刚把姜妩整的挫骨扬灰,季施屿转头却另带着别的女人入府。

那她做这一切岂不是完全白费了。

这时,元柔身边的碧桃重新端一杯茶水上前,恭恭敬敬递给她:“王妃息怒,这也不全是坏事。”

闻言,元柔转头看着她:“怎么说?”

“是。”碧桃抬头看了她一眼,又说:“王爷能这么快又带着一位女子入府,说明他对之前那位也并没有多上心,王妃既然能够斗得过那位,又岂会怕这区区一个无权无势之人?王爷迟早是会回到王妃身边的。”

元柔微微点头,嘴边扬起一抹偏笑:“你说的不错,我原以为侯念对之前那位有多放不下?却原来也不过如此。”

碧桃在一旁附和:“王妃说的是,看来王爷心里最在意的还是您,恐怕早就想放您出去了,只是没有一个好的台阶而已。”

元柔不住的点头,看着碧桃的目光也带着一丝满意。

“既然王爷想要台阶,本王妃又岂能视而不见,碧桃,今晚侯念回来后,立马来报。”元柔满是得意道。

她要亲自去向季施屿赔礼,这样,想来她很快便可以被解了禁足。

“是,王妃。”碧桃脆生答应。

……

入夜,碧桃小跑着进入落樱阁,急切的对元柔说:“王妃,王爷已经回府了,正往院子里而去。”

元柔眼前一亮:“走,去见王爷。”

第二十五章 有罪

“侯念。”

季施屿刚走到正院门口,便听到元柔的叫声。

他脚下一顿,元柔已经走到他面前。

季施屿脸上闪过一丝不耐,语气生冷道:“你来干什么,谁解得你的禁足?”

闻言,元柔原本满是笑意的脸上稍稍变得僵硬,但很快便被她隐藏起来。

低头轻语:“之前都是我的错,不该如此偏激,还望王爷原谅。”

季施屿蹙眉,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元柔没有听到声音,抬眸看了他一眼,又低头说:“臣妾真的已经认识到错误,王爷不信,可以问问落樱阁内的丫鬟婆子等,臣妾为了表示悔恨,特意让身边的碧桃去相国寺找大师给……”姜妩超度。

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季施屿厉声打断:“够了。”

元柔神色一窒,停下来。

“你回去吧,以后没有允许不能到这来。”

说完,季施屿转身进入院子。

元柔站在雪地里看着季施屿的背影,神色逐渐扭曲。

院门口发生的事,姜妩在房间里完全不知道,此刻她喝了药正准备起身去看看师父怎么样了。

下午的时候她已经听院子里的丫鬟说,季施屿把程子募也一起带了回来,就安置在前院的一处客房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书籍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