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言郑连峰高质量热文推荐试读-徐言郑连峰完整章节阅读

分类:大学生励志来源:励志网阅读:34

秒钟她整个人像坠入了寒潭中,浑身止不住地颤抖,“阿征……”

傅寒霖虚虚拢着徐言的肩膀,发觉她整个人都在发抖,额头布了一层细碎的冷汗,很不舒服的样子。

他眉头一皱,虚拢着的手实实地握了上去。

徐言几乎是支撑不住地靠着他,低声虚弱道:“带我走。”

尽管她的声音很低,但在场听力敏锐的人不在少数,傅寒霖听清了,曹方听见了,郑连峰自然也听见了。

黎沁拽着他衣袖的手往下一滑,牵住了他的手,“阿征,我有点累了,想回去休息。”

徐言余光瞥见他们牵在一起的手,眼眸黯淡无光,任由傅寒霖带她离开。

外面的电梯门关上,郑连峰将手抽了回去,淡声道:“曹原送你回去,我还有事。”

黎沁的眼底暗了暗,随后微笑着点了点头,“好,你也别忙太晚。”

进了电梯后,徐言就失去了意识,傅寒霖没有半点迟疑,将她打横抱起来,看着她憔悴不堪的脸,傅景三言两语只说发生了什么事,却没说在她身上都发生了什么。

傅寒霖古井无波的眼底泛起层层涟漪,眉头深锁,抱住徐言的双手不经意地收紧了力道。

去了楼下病房,他连忙叫来医生和护士。

当护士撩起她的裤腿时,倒吸了一口气,“怎么会这样?”

傅寒霖不顾礼节闯了进去,一眼就看见徐言淤青发紫的双膝,她皮肤粉白细腻,一点细微的擦伤就足够明显,更遑论是这样大的面积,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

脑海里闪过一些听说到的霍家的家规,郑连峰居然叫徐言跪祠堂!

徐言醒来发现自己在一张病床上,医生刚给她做完检查,“你太累了才晕过去的,现在已经没事了,护士等会儿给你拿点葡萄糖。”

徐言哑声道了声谢,护士拿来葡萄糖,将床头摇高,随后将托盘放在床边,拿了一把板凳坐在徐言腿边,撩起她的裤腿。

喝葡萄糖的徐言下意识将腿缩了起来,不让护士看她的膝盖。

护士求助得看向另一个方向。

“要上点活血化瘀的药才行。”傅寒霖不知何时进来的,他站在床尾,不容置喙的语气。

徐言郑连峰高质量热文推荐试读-徐言郑连峰完整章节阅读

徐言心跳一紧,看来在她昏迷后,已经被知道了。

她将腿伸了出去,护士帮她撩开裤腿的瞬间,她第一次见到膝盖的惨状,鼻腔忍不住一酸。

“疼吗?”

耳边是傅寒霖温声询问。

她咬着颤抖的唇,眼底有泪花闪烁,摇了摇头,“不疼的。”

她忽然想起什么,低着头,努力把眼泪憋回去,“傅爷爷他怎么生病了,他在哪,我去看他。”

“老毛病了,你先上完药,我再带你过去看他。”傅寒霖也是担心她连药都不上。

果然听了这话,徐言就配合多了,上完药也喝完了葡萄糖,下床时,傅寒霖主动过来搀扶她。

他没点破她被罚跪的事,只道:“怕你又晕过去。”

……

黎沁走了之后,郑连峰迈开长腿走进病房,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床上生无可恋的霍静淑。

“你想好了,和傅景解除婚约?”

霍静淑在怨他不站在自己这一边,咬着唇一言不发,眼圈慢慢变红,浑身上下充满了抗拒。

郑连峰从来不惯着她的臭毛病,冷声道:“你别后悔就行,霍家不会一再给你收拾烂摊子。”

就在他转身之际,霍静淑忽然开口:“二哥,你当初为什么要极力撮合我和傅景?”

他和沈唯的婚约取消了,刚好她和傅景顶替上,两件事撞到一起,太巧。

“你不是喜欢他?”

“不是,不是这样,“霍静淑摇头,“你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她觉得自己好像马上要知道点什么,可她完全理不清楚,就像一团乱了的毛线球,越缠越乱。

郑连峰什么也没说,在离开病房前,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杜心蕊。

曹方将车子开到住院部大门前,郑连峰坐上车,拿出手机拨通一串号码。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

他望着外面消沉的夜色,声线低沉道:“三哥,睡了吗?”

前方开车的曹方愣了一下。

这世上能被霍总称为三哥的男人,不就是燕京城的那一位吗?

第153章是绝对不能被徐言听到的

电话那头的男人不知道在和谁低声温柔地说话,隐约有什么背景音乐,阴恻恻,凉飕飕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声音渐渐小了,男人才开口:“还没,在陪老婆看电影。”

郑连峰点烟的动作一顿,心想曾经的工作狂也变成了居家型。

看的电影八成是恐怖片。

年前他陪徐言看了一次电影,她亲自选的恐怖片,说有他在阳气旺能壮胆,结果她吓得全程用手捂着眼睛,时不时问他电影进展。

那种无聊且虚假的剧情,他居然耐心看完,也给她讲解完。

回过神来,郑连峰问:“燕京城的杜家,你知道吗?”

男人沉吟了几秒,“有点印象,怎么了?”

郑连峰咬着烟嘴,语气隐隐发狠,“打算警告一下杜家,你的地盘,先跟你打声招呼。”

“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那倒不用,区区一个杜家而已。”

临挂断电话之前,郑连峰似笑非笑,“胆小就别看了。”

说完,不等对方开口,他先挂了电话。

几秒后,他的手机进来一条微信消息。

他点开看,是一个金毛头像发来的一段带着浓烈的威胁的,富有梁非城特色的语音。

“老白手机里有一段你醉酒后的语音,好像挺有意思的,不知道徐言感不感兴趣。”

郑连峰脸色当即一变,果然是睚眦必报,半点亏都不吃的男人。

他单手快速回复消息,“三哥。”

两个字包含了太多的情绪。

梁非城只发了五个字过来:【这就示弱了?】

郑连峰靠在椅背上,吞吐烟雾,眉宇渐渐模糊。

其实他说过什么自己都忘了,毕竟那是他仅有的喝醉的情况,有一次黎东白被他惹急了,又斗不过他,截了一小段的语音发给他,他才知道自己说了那样的话。

是绝对不能被徐言听到的。

他掐了烟,嗓音喑哑低沉:“那几个人都看守好了吗?”

前方开车的曹方回道:“是的。”

郑连峰没说什么。

曹方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仍然心中存有疑惑,“您觉得不是付小姐推五小姐吗?”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大学生励志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