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言郑连峰)是什么小说-徐言郑连峰(徐言郑连峰)免费阅读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分类:大学生励志来源:励志网阅读:40

快速擦了几下,把人从浴缸里捞起来,用浴巾裹着抱出浴室。

他抱着徐言坐在床头上,床头灯从她的侧脸照过去,本就美得惊心动魄的脸覆了一层朦胧的光晕,有些不真实,像幻境一般。

郑连峰皱着眉头,身子微微侧了一下,她的脸落进阴影里,少了朦胧感,多了几分真实感。

她无意识地歪了一下脑袋。

不偏不倚,脸颊贴着他的胸膛,离他的心脏最近的地方。

她歪着脑袋,脖子上的划伤彻底暴露在了郑连峰的视线内。

温凉的手指抚了上去,睡梦中的徐言应该是感觉到了疼痛,蹙了蹙眉,嘴里发出一声嘤咛,很低的一声。

在无边的黑夜里,清晰地灌入郑连峰的耳朵里。

“放过我……”

……

徐言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窗帘拉开了一道缝隙,天光很亮,应该是中午了。

她从大床上爬起来,看着自己身上宽大的男士真丝睡衣,回想起昨晚睡前的一幕幕。

这是郑连峰的地盘,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她根本没有地方可躲,昨晚睡觉前反锁房门现在看来简直是多此一举。

好在她身上干干爽爽的,没有其他异样的感觉。

郑连峰还不至于禽兽到趁她睡着对她做什么的地步。

睡了一觉果然好多了,头晕的感觉几乎没有了,除了还有那么一点点恶心想吐之外,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

她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刚掀开被子,她的手一顿。

就在她的身边,被子底下还有余温,真丝的床单褶皱不明显,但她一眼就能辨别出来,在这之前,有人躺在这里。

就躺在她身边。

她下意识看向枕头,有一根黑色的短发。

(徐言郑连峰)是什么小说-徐言郑连峰(徐言郑连峰)免费阅读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郑连峰的床品每天更换,不存在之前留下来的头发。

所以昨晚,郑连峰在没有碰她的情况下,和她睡了一夜?

徐言晃了晃脑袋,不再胡思乱想,也许是她想多了,世间巧合的事太多,也许是她自己的断发,也许是她睡觉不老实翻来覆去,被子底下才有余温。

她起床到处找手机,找了一圈她才想起来昨晚她的手机掉地上了,曹方捡起来之后给了郑连峰,那之后郑连峰没将手机还给她。

手机还在他手里。

她挫败地坐在沙发上,郑连峰不给她手机,是不想她联系季临,一旦季临知道她在郑连峰这里,定会想尽办法来“营救”她。

他深知她和季临的关系,也知道她出了事第一个会联系季临。

徐言看了看身上宽大的睡衣,拉上滑到肩膀的领子,随便做个大的动作就能春光乍泄,她想起郑连峰的衣帽间里有她穿的衣服。

之前郑连峰叫人准备了几套,上次她来这里还穿过,也记得衣柜里还有几套春秋装。

虽然不是这个季节的衣服,但好歹比身上这件随时暴露的睡衣来得好。

郑连峰的衣柜清一色的黑白灰,一整面的西装,而另一面的柜子是大衣和外套,有一小部分之前是放她穿的衣服。

当她拉开衣柜门时,却发现柜子里挂了好几套衣服,大多是冬装,有连衣裙也有外套,毛衣,还有内衣。

而她记得的那几件春秋装不见了。

她随便拿了一件内衣下来,翻开标签,却发现不是她穿的码数。

这个码数……

穿衣镜照出徐言一瞬间滞愣,手足无措的脸。

她慌乱间手指发抖。

黎沁身高和她差不多,但比她要纤瘦一些,胸部没有她的丰满,比她应该小两个尺码。

内衣掉在地上,正是标签上显示的尺码。

徐言看了一眼,仿佛眼睛被刺痛,视线瞬间模糊。

第97章你要一样东西就注定会失去另一样

走廊上传来谈话声。

徐言以为是郑连峰来了,她慌乱地回过神来,将内衣放回去,关上柜门,转身出了衣帽间。

寝室和起居室隔了一扇大屏风,她站在屏风后往外看,双开的大门留了一条手臂宽的缝隙,声音就是从那里传进来的。

“爷爷,您怎么过来了?”

徐言扒在屏风上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呼吸窒闷,背脊一阵僵硬,冷汗冒了出来。

是霍老太爷。

如果他忽然进了房间,立马就会发现她的存在了。

堂妹在堂哥家里这本不是什么值得推敲的事,但问题是她和郑连峰“不熟”,更何况还在他家里过夜。

就像傅寒霖说的,霍老爷子是年纪大了,但还不是完全糊涂,万一被他知道她和郑连峰的事,等待她和母亲的将会是灭顶之灾。

她知道真到了那个时刻郑连峰不会保护她,就像上次在霍公馆,她被人怀疑和傅景有私情,他冷眼旁观,甚至在她为了隐瞒事情真相拉上傅寒霖的时候,他还为此发怒。

完全不顾她。

霍老太爷拄着拐杖,目光扫过郑连峰身上的家居服,“路过公司,听说你不在,问了才知道你今天没去上班,不舒服吗?”

“没什么大碍。”

郑连峰理了理羊绒衫的袖口,露出一截健康有力的小臂。

他皮肤白,手臂经络分明。

阳光从走廊尽头的窗户照进来,腕表折射出一道清冷的光芒。

“看过医生没有?”

“有秦恒在,您担心什么。”他淡淡地回应,吩咐佣人,“给爷爷沏杯参茶。”

霍老太爷摆了摆手,“不喝了,约了老朋友吃午饭,就是过来看看你。有人看见你昨晚去了医院,亲眼看见你没事我才放心。”

郑连峰眯眸,面上不动声色,微笑着说:“这么巧。”

老太爷淡淡地笑了,将拐杖递给生活助理,双手背在身后,漫步前行,“南城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能遇到你也不算太巧。”

男人轻笑一声,眼底的光意味不明,“如果爷爷想知道我平时都在做些什么,直接打我电话就好,不用听那些‘巧遇’我的人怎么说,或者喊我回老宅,给您亲眼看看。”

“那倒不用,”霍老太爷拍了拍他的手臂,近几年他佝偻了些,年纪大了再也挺拔不起来,他微微仰着头,“你是我的亲孙子,我不想让关心变成你的负担。”

“爷爷言重了。”

眸色深沉,他瞥了一眼主卧未关紧的门,“刚起床?”

郑连峰嗯的一声,半开玩笑的语气,“爷爷是想突击检查?”

霍老太爷摩挲着佛珠,意味深长地说:“我差点都忘了,黎沁住你这里。”

“她今天不在,她舅舅过尾七,昨晚过去了。”

徐言背过身,吸了一口气,心脏狂跳,像漏了一个缺口,疼得呼吸停滞。

衣柜里的衣服和霍老太爷的话都证实,黎沁和郑连峰同居。

难怪昨晚郑连峰说黎沁不在这,原来她是去舅舅家了,

黎沁从小父母双亡,是在舅舅家长大,听说她的舅舅和母亲并非一母所生,可他对黎沁却很好。

之前甚至有人传言她和她的舅舅关系不正当,但这些谣言都因郑连峰和她在一起而粉碎了。

徐言对黎沁家的事不太了解,只知道她舅舅去世一个多月了,丧礼黎沁没参加,也没有来见她舅舅的最后一面。

霍老太爷的声音从门缝传了进来,“黎沁的情况你不是不了解,她的身体不允许生孩子,你是霍家的家主,不能没有继承人。”

“霍家不是我一个人的,继承人也不一定非得是我的孩子,到时候选一个孩子由我亲自教导,也是一样的。”郑连峰的语气丝毫不退让。

“你是执意要和黎沁在一起了?”

郑连峰气定神闲,却隐隐透露出坚决,“有沈唯这个前车之鉴,我的妻子我会自己选,爷爷就不用太操心了。”

老爷子发出一声冷笑,“连我都差点被你骗过去,你之所以定下沈唯,就是冲着那个项目去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大学生励志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