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上遗忘(陆矜念周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心上遗忘完整版小说阅读(陆矜念周辞)

分类:经典语录来源:励志网阅读:109

突然想起我妈说过,陆矜念会在雷雨天跑来找我,让我别怕。

不过这会儿她指定是不会来了,毕竟她的小娇夫黎萧犯癌后胆小了,也怕打雷。

正想着,门铃声响起,在暴雨中十分不起眼,但我手机收到了提示。

这雷雨天竟然有人来造访了。

我妈去开了门,迎了那人进来。

我竖起耳朵一听,听见陆矜念急切又高昂的声音:「周辞怕打雷,这些年一打雷他就要找我陪着睡,我不来他睡不着。」

「周辞已经睡了,你回去吧。」我妈对陆矜念有很深的怨气。

「阿姨,都是我不好,我白天还对周辞发脾气,可我真的很爱他,只是……哎,我上去见见他好吗?」

「不好。」我妈一口回绝。

陆矜念哑巴了片刻,叹了口气:「那请阿姨转告周辞,我知道他没有忘记我,我会等他原谅我,等一辈子也等!」

哎呀,恶心。

我起了鸡皮疙瘩,都不怕打雷了。

我开了灯摸索起来喝水,眼睛瞥了一眼陆家别墅,正好能看见她家三楼的房间。

那房间也亮着灯,一道高瘦身影站在窗边,正死寂地注视着我这边。

我冷不丁吓一跳,定睛一看,那不是黎萧吗?

他跟个鬼似的杵着,估计是在等陆矜念回去吧。

我赶紧把窗帘拉了回来,不然要做噩梦了。

14

一夜暴雨洗刷,泥土散发着清香。

陆梓跑来找我。

心上遗忘(陆矜念周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心上遗忘完整版小说阅读(陆矜念周辞)

我正吃早餐,她不客气地抢了鲜奶喝。

「姐夫,我真是太硌硬了,现在要跟黎萧住一块儿了,我爸妈又回公司去了,我浑身难受!」

她家里,就她跟陆矜念以及黎萧了。

「我爸妈气坏了,停掉了我姐的卡,不过我姐自己存了不少钱,脾气又臭,说要是我们赶走黎萧,她就自杀!」

陆梓吐槽不断。

我听得想笑,多深情的智障啊。

「姐夫,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不想住家里了,得出去玩玩,我们去参加母校的校庆怎么样?就明天!」陆梓突然提议。

我一怔,母校的校庆吗?

对了,我的大学马上要举办校庆了,我们这些老校友可以回去庆祝的。

陆梓其实是我学妹,只是低了好几届。

「怎么突然想去校庆了?」我问陆梓。

陆梓耸肩:「今早学校给我姐打电话了,邀请我姐去参加校庆,她还能上台演讲呢,不愧是当年的青华双子星之一。

「凭啥不邀请我啊?我也很有出息啊,一个月工资三千呢。」

陆梓愤愤不平。

她其实是自嘲,她工资三千是挂个名瞎领的,实际上零花钱十万。

我忍俊不禁,但记忆有点混乱了。

当年青华有双子星吗?

不是只有一颗星吗?

那一颗星好像叫顾淮夕。

15

顾淮夕是青华有史以来最耀眼的星星。

在我的大学生涯里,随处可见顾淮夕的「神迹」。

比如选修 9 门课程,其 3 门拿了第一。

比如在全国大学生物理竞赛中拿到了一等奖。

比如在世界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中拿到了青华第一个特等奖。

比如……

她太牛了,以至于我对她印象很深刻。

后来听说她出国了,被国外多家顶尖大学争抢,现在估计已经定居国外了。

「姐夫你想啥呢?去不去校庆啊,见见老朋友挺好的。」陆梓兴致勃勃。

我其实不太想去,毕竟陆矜念受邀去了,我可不想见到她了。

但仔细一琢磨,我干吗要避开她?她又不是我什么人。

纯路人罢了。

「去!」

我俩兴冲冲去了。

校庆开始那天,我们已经在学校里吃了一圈了。

吃饱喝足,我们小跑去了青华大礼堂。

大礼堂就是举办校庆的地方,里面宽敞明亮,有座位有舞台。

听说演讲完毕,还会就地举办舞会,嗨得很。

我们在大礼堂前看到了两张海报。

一张是陆矜念,一张是顾淮夕。

陆矜念没啥好说的,她确实了不起,履历很惊人,加上背景强大,年年给母校捐款,邀请她演讲是应该的。

至于顾淮夕,她比较神秘,多年来没有消息。

我从海报上才得知她在斯坦大学当教授,而且是斯坦大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授,还是女教授。

「真牛啊,斯坦大学可是顶级名校,顾淮夕不愧是双子星之一,她毕业后,咱们学校再也没有人享此殊荣了。」

陆梓膜拜不已,掏出手机咔咔拍照:「还这么美,看看这小礼服,看看这禁欲系的小嘴唇。」

我一脸嫌弃,陆梓也太花痴了,对同性都犯花痴。

我不多看,拉着她进礼堂去了。

到处都是校友,其中不乏认识的。

大家客套几句,校庆也就开始了。

校长和领导们上台发话,随后又请陆矜念发表演讲。

她今天美得很,仿佛个下凡的天仙一样,一上台就引起了欢呼,可见人气之盛。

「我姐还是挺牛的,就是糊涂了。」陆梓啧啧两声。

我没有答话。

陆矜念演讲完毕,顾淮夕也上台了。

她的人气比陆矜念低很多,并非她比陆矜念差,而是她一向清冷,在学校独来独往,虽然受人膜拜,但几乎没有交际圈。

所以大家对她的感觉是可望不可即。

我打量着她。

她的美跟陆矜念不一样,陆矜念是下凡的天仙,顾淮夕则是隐在雾中的神鹿。

林深见鹿,说的就是她了。

16

顾淮夕演讲完毕,校庆也抵达了高潮。

大礼堂成了晚会场所,或朝气或成熟的校友们谈笑风生,推杯换盏。

陆梓喜欢吃东西,到处跑,跑着跑着就不见了。

我四处找她,却见陆矜念走了过来。

她万众瞩目,走到哪里就有目光追随到哪里,仿佛自带光环一样。

不得不承认,她很优秀。

但我并不想见她,因为对她的第一印象已经决定了我难以喜欢她。

「周辞,你也来啦。」陆矜念喊我,表情复杂。

我无视。

陆矜念便自己找话题:「你特意来看我吗?今年我难得上台演讲,表现得怎么样?」

我皱了眉,你太自恋了吧?下头女。

「陆矜念,我只是来玩的,而且我真的不认识你,你能注意一下言辞吗?」我毫不留情地呵斥她。

附近的校友们都安静了,一头雾水。

陆矜念失去了笑容,她抿了抿嘴角,突然一把拉起我就走。

「你干什么?」我不悦呵斥。

「周辞,你我之间难道就没有一丁点爱了吗?我是对不起你,但你有必要一次又一次地让我难堪吗?」

陆矜念咬着牙,不忿又难过。

「是的,没有一丁点爱,因为我压根不认识你,你要我说多少次?我真的不认识你!」我火气也上来了,你丫谁啊!

陆矜念眼眶瞬间红了,酝酿着泪水,楚楚可怜。

「好,你继续装!」她强忍泪水,用力呼了口气,转身走向不远处一个男生,甜美一笑,邀请他跳舞。

男生惊喜交加,立刻跟陆矜念拉着手去跳舞了。

陆矜念故意看我,气我呢。

我一阵无语。

你是小孩吗?

「周辞,好多年不见了,跳个舞吗?」一道柔和的声音响起。

我转身一看,赫然看见顾淮夕朝我笑。

17

顾淮夕内敛而清冷,柔和的声音跟她的脸蛋不太融洽。

有够反差的。

我指了指自己:「你说我?」

「对,周辞。」顾淮夕依旧笑着。

我有点狐疑:「你认识我?我在青华可是小透明一个。」

「小透明不至于,你作为语言文学系的学霸,可是在辩论赛中把我杀得丢盔弃甲。」顾淮夕轻笑。

我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当初无聊,报名了辩论赛,想着跟大佬们同台竞技涨涨见识的,结果我超常发挥,拿了个第一名。

对手之一就是顾淮夕。

只是我当时并没有留意这尊大神,准确来说,我没有留意任何一个女生。

「我记得当时的辩题是爱情和生命哪个更重要,我们这边选了爱情更重要,你们那边选了生命更重要。」

顾淮夕一脸怀念:「这题我们输定了,爱情哪有生命重要呢。」

「确实,我赢得侥幸。」我谦虚道。

顾淮夕笑出声:「你是靠实力赢的,那时候的你一往无前,青春飞扬,真像悬崖上的树木,浑身都是澎湃的生命力。」

这是什么比喻?

不过总归是夸奖的话,我很受用。

所以我接受了她的邀请,跳个舞吧,不然多无聊。

18

我大大方方地拉着顾淮夕的手走进了舞池。

她意外地很懂跳舞,不像个高冷的学神,倒像一朵美艳的白玫瑰。

我打趣:「你经常跳舞吗?」

「嗯,国外有很多舞会,跳着跳着就会了。」顾淮夕微微抬头凝视着我。

我感觉她的目光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经典语录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