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鸢沈漾舟抖音新上热文分享姜鸢沈漾舟-小说全文阅读

分类:励志名言来源:励志网阅读:30

落地窗望去,深夜的城市仍灯火辉煌。

她看中玻璃倒影上那张艳若玫瑰的脸,举杯,轻声道:“敬你!”

“江缘,若你有什么未完成心愿告诉我,我能做到的一定拼尽全力帮你完成。”

说完,她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不管是怎样的阴差阳错,她既然占用了别人的身体,便不能如此自私只顾自己。

姜鸢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心脏处似乎有些灼烫起来。

她抬手覆上,却又一切恢复如常。

……

因为之前的故意伤人事件,沈漾舟消停了几天,一直都在处理这次的舆论危机。

这边,姜鸢也没闲着。

一直在收集沈漾舟当年出轨的证据。

但令她奇怪的是,沈漾舟当年与孟岚叶并不收敛,然而现在能找到的信息却少得可怜,孟岚叶的存在就像是被人刻意抹去。

姜家。

姜鸢看向对面的姜夫人,语气有些古怪:“就连您也不知道孟岚叶去了哪里?”

姜夫人也觉得这事十分蹊跷:“我只听说了孟岚叶生了个儿子,按理说都到了这一步,就算不认她,沈夫人怎么也会将孩子抱回去养,可是沈家那边却毫无动静。”

两人正说着,佣人来报告:“夫人,纪总经理来了。”

姜鸢眉梢一挑:“纪之远?”

姜夫人放下茶杯:“瞧我这记性,我最近没怎么去公司,小纪每周来向我汇报一次工作。”

不多时,一个戴着眼镜的俊秀男人走进来,十分沉稳。

姜鸢看着眼前越发有气场的男人也是十分感慨,当初临死前,她将姜氏托付给纪之远。

姜鸢沈漾舟抖音新上热文分享姜鸢沈漾舟-小说全文阅读

现在看来,纪之远没有辜负她的信任。

这么想着,她冲纪之远笑了笑。

纪之远见状,下意识点头回应,而后又反应过来:“白董,抱歉,我不知道您有客人。”

姜夫人原本姓白,现在挂董事长职位。

她摆摆手:“说了来这里不必这么客气,我早就想给你介绍了,这是江缘,我干女儿,也是小鸢当年在英国留学最好的朋友,最近刚回来。”

这是两人约定好的对外说辞。

纪之远一愣,他是老姜总留给姜鸢的,从姜鸢进公司,一直跟了她快五年,从未听说姜鸢有什么好朋友。

姜鸢笑眯眯冲他伸出手:“纪总经理,幸会,姜鸢跟我提起过你。”

纪之远伸手握住,一种熟悉的感觉传来,心底的防备莫名其妙消散了大半。

“你好,江缘小姐。”

姜夫人见状,嘱咐道:“小纪,江缘这次回国也是为了糖糖的事,但她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你多帮帮她。”

纪之远面色一凛:“江缘小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姜鸢也不客气:“叫我江缘就行,那就麻烦纪总经理了。”

明明第一次见面,但这熟稔的口吻却让一向心思深重不与人交心的纪之远厌烦不起来,甚至有些微赦然。

几人坐下,纪之远脸色凝重起来:“白董,沈漾舟昨日莫名其妙对姜氏出手了,抢了姜氏今年最大的一个订单。”

======第24章======

姜鸢与姜夫人对视一眼。

姜夫人有些疑惑道:“这几年虽然两家官司没断过,但沈漾舟却是从未在这种事上动过手脚。”

姜鸢沉下脸:“是因为我。”

因为怕姜夫人担心,姜鸢并未告诉她,沈漾舟似乎认出了自己的事情。

纪之远更是听得一头雾水:“因为江缘小姐你?为什么?”

姜鸢当然不能说出真相,只得敷衍解释:“之前沈漾舟因故意伤人被传唤的事情是我做的。”

纪之远金丝眼镜后的眼睛少见地瞪大,他之前看见新闻还幸灾乐祸了一阵。

姜鸢想了想,问纪之远:“抢走的是哪家合作?”

纪之远不自觉就回答:“远方集团。”

姜鸢轻吸一口气,蹙眉:“远方集团不是简叔吗?他跟姜氏合作了十几年,怎么会这样?”

而且那可是老姜总的多年好友。

纪之远一愣:“你怎么知道?”

姜鸢猛然醒神,时间还是太短了,她根本不能完全适应自己的新身份。

见纪之远已经泛起怀疑的眼神,她忙道:“我家里也是做生意的,跟简叔认识,当初姜鸢跟我说过,简叔应该不是这种轻易毁约的人。”

纪之远一听,眼眸又恢复温和,他叹了口气:“江缘小姐刚回国可能还不知道,简总身体不好,已经在去年年底退休了,现在掌权的是他的儿子,小简总。”

姜鸢手扶了下额。

“怪不得!”

小简总跟沈漾舟两人当年就是一丘之貉的好兄弟。

纪之远问:“怪不得什么?”

姜鸢摇头没回答,而是看向姜夫人:“干妈,这事儿我来处理。”

姜夫人拧眉,忧心忡忡:“你又想去找沈漾舟?”

姜鸢拍拍她的手:“避不掉的,他既然敢这么做,我就接着。”

纪之远愈发觉得奇怪,却只能压下满腹疑惑。

将带来的文件给姜夫人签字后,姜夫人留他下来吃饭。

纪之远也不推辞。

饭桌上,看见姜鸢跟姜棠的互动后,他诧异道:“看来糖糖小姐很喜欢江缘小姐。”

姜鸢纠正了几次都改不过来这称呼,也就随他去了。

姜夫人看了一眼,淡淡笑道:“是她们俩的缘分。”

吃完饭后,姜鸢与纪之远一起离开。

一边走,姜鸢一边漫不经心问道:“失去了远方集团,纪总经理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纪之远也不觉得这问题冒昧:“只能另找合作伙伴了,只是我担心……”

他顿了顿,姜鸢接过话:“担心找了也是白找,沈漾舟还会再抢。”

纪之远也不反驳,苦笑一声:“整个南城能跟沈氏抗衡的集团,很少。”

当初姜鸢也是背靠沈家,才将老姜总去世后风雨飘摇的姜氏稳住,后面更是连年扩大。

姜鸢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人,她看向纪之远:“你觉得……盛世怎么样?”

纪之远愣了愣,有些自嘲:“盛世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可他们是国际集团,我怕是连跟他们谈的机会都没有。”

姜鸢轻笑一声:“我给你一个和盛世的谢晏见面的机会,至于其他的,看你的能力。”

纪之远脚步一顿,倏然看向她。

姜鸢伸出手,嫣然一笑:“我解决沈漾舟,你搞定谢晏,纪总经理,合作愉快!”

======第25章======

关于纪之远能不能谈成与盛世的合作,姜鸢其实并没有太大把握,她能做的,只是给姜氏一个机会。

或许她本人去跟谢晏谈会有更大的机会,可她不想利用江缘的身份去做这种事。

若是这边不成,她也自有其他的办法。

跟纪之远分开后,姜鸢打了个电话给谢晏。

她简单说了两句,自己有个朋友想跟盛世谈合作,问他能不能见一面。

谢晏的声音依旧疏离淡漠,似乎什么事都不能引起他的情绪波动。

“什么朋友?”

“姜氏的纪之远。”

对面谢晏沉默了几秒,报了个地址给她。

“你过来再说。”

姜鸢觉得有些奇怪,却还是依言前去。

那是一个会员制才能进的会所,去到门口姜鸢报了谢晏的名字,便有人领着她去了一个包厢。

令姜鸢诧异的是,里面居然只有谢晏一个人。

谢晏单手撑着头,似乎喝了不少酒,但一举一动仍透着骨子里的矜贵优雅。

然而姜鸢刚走进去,一阵头痛欲裂的感觉传来。

又有些奇怪的记忆闪出,似乎是在同样的地方。

她看见稚嫩的江缘站在这里,眼泪流了满脸。

谢晏坐在沙发的正当中,身边男男女女都神色各异。

谢晏蹙着眉看她:“你才多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她却是没听见一般,声带哭腔地质问:“为什么要答应,谢晏哥哥,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们结婚?那我怎么办?我和你……”

那时的谢晏还没有这般能压抑情绪,他冷下了脸打断:“江缘,你疯了?你才十六岁,我一直将你当做妹妹。”

江缘沉默许久,笑中带泪。

“好,我知道了,我明天就买去英国的机票,再也不会打扰你!”

只是这么一个破碎的片段,姜鸢又清醒过来。

而后,她便浸出了一身冷汗。

若是她没猜错,江缘或许对谢晏有着非比寻常的情愫。

而两人父母的结合则打碎了她的幻想。

想到此,她再看向谢晏的目光便心虚起来。

江缘的心愿,莫不是……与谢晏再续前缘?

谢晏看着姜鸢的脸色有些不对劲,询问道:“怎么了?”

姜鸢揉了揉太阳穴,定了定神后摇头:“没什么,只是突然有些头疼。”

谢晏眼眸微变,立时就要起身:“我带你去医院。”

姜鸢拒绝道:“没关系,你叫我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谢晏动作一顿,想起了什么似的,道:“坐。”

姜鸢乖乖坐下,谢晏静静凝视她:“你跟纪之远怎么认识的?他怎么会找到你头上?”

对于这问题,姜鸢并不奇怪。

原本她已经想好了说辞,可是窥探到江缘的那一丝记忆后,她却又有些踌躇起来。

沉默片刻,她心一横:“其实我一直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名言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