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槿林牧是什么小说,苏槿林牧(苏槿林牧)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分类:励志名言来源:励志网阅读:26

了罢了不跟你说这些口舌之争了。跟你这个苏槿待在一块,无趣极了。”

“哎呀,我还是去看看陛下今天选了哪个夫侍事情比较有趣?”

闻言,林牧的脸色顿时一沉。

玄阳子感受到了这忽然冷烈的气场,只勾唇笑笑,心道:今晚有好戏看。

日暮西沉,夜渐已深。

林牧的进宫并没有给苏槿带来多久的影响,只是中途大内侍又来找了她一次,只为了一些宫人分配的小事。

她摆手让人自己决定,这种小事她没有必要费心。

苏槿批完了所有的奏折回到寝殿,只是刚刚走进浴池,她就明显感觉到不对劲。

虽然隔着一道厚重的屏风,但她明显感受到一道粗喘的呼吸声。

是谁?

哪家的刺客藏身的本事这样拙劣?

第二十五章 镌刻

苏槿抽出腰间的软剑,一剑劈开屏风,一个黑影便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她定睛一看,竟然是一身玄衣的林牧。

“你来这里做什么!”苏槿冷脸。

傻子都能看出来苏槿对他的不喜欢,此刻林牧心中的酸涩和痛苦交槿。

玄阳子之前说的话又浮现在林牧的脑海。

侍寝。

一想到她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那些如花瓣一般的甜蜜美好会被别人品尝,他就恨不得杀掉她身边所有的人。

苏槿林牧是什么小说,苏槿林牧(苏槿林牧)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他从未有过这样暴虐的心思,可如今他也不想控制。

走火入魔便走火入魔吧。

林牧一个闪身,在苏槿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就把人压在了屏风上。

苏槿顿时怒气上涌,可她却发现她竟然挣扎不开,她正开口要骂,却发现按住自己的林牧竟然在发抖。

凝眸细看,林牧的一双眼眸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通红,这一张冷静自持的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一脸的偏执。

他说:“你是我的妻,我的。”

每一个字,似乎都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他眼中汹涌的情绪几乎要烈成实质。

如斯的感情,哪怕是千百万句,我爱你都抵不上。

苏槿感受到了这份情谊,可她却只觉得嘲讽。

多可笑。

林牧竟然爱她。

她忽然不想挣扎,她靠在屏风上,冲着林牧淡淡一笑,又满不在意的语调问:“你爱我?从什么时候开始?”

林牧没有回答,她已经很久没有对他笑了,她这个笑蛊惑着林牧,情不自禁的低下头,想吻住那心心念念的唇。

可苏槿却偏头躲过,还道:“不回答我的问题,不许碰我。”

感受到苏槿不再挣扎,林牧的心中像是被一阵春风吹过,渐渐抚平了他心中的暴虐。

他凝视着近在咫尺的脸,沙哑道:“牧虽在意生死,可也不会因生死出卖感情。”

“哦,”苏槿拖着长长的音,故作恍然大悟,而就在林牧以为可以和她亲近之际,苏槿的眼中忽然涌现清晰的嘲讽。

“这么说,你愿意娶我是因为你爱我,而不是那什么天命啊,生死情劫之类的?”

“国师,林牧,你这份爱可真是伟大呀,一边爱着我,一边让我自生自灭,让我家破人亡,让我生不如死。”

林牧眼中的光芒瞬间熄灭。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个问题我觉得没有必要争论,不管你编一个什么原因出来,可我这三年来受到的冷遇是事实,被嘲讽也是事实,外祖父当初受刑也是事实。”

苏槿忽然拉近自己和林牧的距离,两人的呼吸都能喷洒在对方的鼻翼上。

近在咫尺。

去宛若天涯。

“你但凡记得一点,当初在金銮殿上对我的视而不见,就不会愚蠢的跑到我面前说你爱我。”

苏槿一点点推开他,眼中的嘲讽冰冷如尖刺:“与其说你爱我,还不如说你对我这副身体食髓知味更让人信服。”

她每说一句,林牧眼中的痛意就深一分。

到最后,那双眼红的跟入魔已经没有区别。

第二十六章 惹尘埃

苏槿朝里走去,没走两步,却看到了屏风不远处倒在地上昏睡的陌生男子。

男子身上还裹着侍寝专用的红绸布,苏槿一愣,随后想到这大约是那些不知所谓的官员给他送来的宠物。

她眉头一皱,她虽然登基,可又不是苏皇那等好色之徒,想到后宫的那永不停歇的争斗,她就厌的很。

她正要呵斥,可转头一完,却见到林牧死死盯着地上的人,那模样似乎恨不得把这人碎尸万段。

苏槿瞬间了悟,难怪他忽然发疯。

原来是受了刺激。

哼,什么爱不爱的,占有欲作祟罢了。

不过,看着他这万般压抑,痛苦愤怒的模样,苏槿竟觉得解气无比。

她故意走向地上的人,可她只装了个身,还没有跨出一步,就被林牧一把拉过,猛地抱进怀里。

还不等苏槿反应过来,炙热的吻铺天盖地压了下来,清冷的男人彻底崩坏,你只出走,他像是一头被逼到绝境的雄狮。

他擎住她,吻着她,低吼着说。

“你是我的。”

“……我的。”

可任由他说十遍,百遍,她依旧是那副淡漠讥讽的神情。

她不挣扎,却比反抗跟刺他的心。

她不说话,可她的眼神却在时时刻刻说——

她已经不爱他了。

她不信他。

抱人进隔间,关上门,他把她压在明黄的被子上,肆意品尝她的没一寸细腻,看她因为他的抚慰而染上红晕,看她因为他的动作而失神低吟……

他终于抓紧了她。

心,勉强有了满足。

可心口的疼,却痛的原来越厉害。

他像是抓紧了一把刀子,握的越紧,越被刺得鲜血淋漓。

身体有多快乐心就有多疼。

可他还是不想放手。

这一场欢愉,持续了一夜,至黎明方歇。

所幸,第二天是休朝日。

否则,林牧跟那拖住君王不早朝的祸国妖妃没有区别。

苏槿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刚一转醒,她的思绪还没有回归,感觉到自己被人抱着,她下意思就像抬手击打。

可她一动,却被林牧翻身压在了身下:“还有力气打人?”

随着他的翻身,他的乌发滑下,同她的雪发纠缠在一起,莫名旖旎,看的林牧喉咙一紧,不自觉吞咽。

两人肌肤相贴,被子下面可什么都没有穿,林牧的滚烫热得苏槿一阵脸红,不过,这是被气的。

想起昨天的一整晚,她就一阵眼黑。

她不该用这种方式刺激林牧的,男女间这种事,女人很难占上风。

倒不是不舒服,就是有点憋屈,那种时候她极力控制自己冷脸,可遇到最后越绷不住。林牧这个伪君子,从前端的是禁欲清冷,可没想到做起这种事情来,就像是猛兽,由衷又急。

到最后,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现在要是再放任下去,她明天都不用下床了。

苏槿伸手推人:“你给我起来!”

可没想到这一动一抬,反倒给了林牧可乘之机,那滚烫一滑,就对准了一晚上的入口,苏槿气的低吼:“你要是再来,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这样气急败坏的苏槿,反而让林牧欢喜。

没有冷漠,没有讥讽厌恶。

要是一直这样就好了。

第二十七章 睹目

林牧贪恋此刻的温情。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名言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