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云浅裴敬驰无广告小说 抖音新书热荐苏云浅裴敬驰

分类:励志名言来源:励志网阅读:29

“现在什么时辰了?”

云枝替她换着衣服:“已经中午了,老大人已经从宫中回来了。”

想到前世惨死的父亲,苏云浅心口一痛。

“快些替我梳洗,我要去给父亲请安。”

老天爷开恩,让她还有机会再在父亲膝下尽孝。

那她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好好珍惜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光。

云枝手脚麻利地替苏云浅换好了衣服,又梳好发髻。

苏云浅连手炉都没来得及拿就往前厅跑去。

刚入前厅,就见到那清瘦的身影。

苏云浅双眼不由得湿润,缓缓跪下,一语双关道。

“父亲,女儿不孝,现在才来给您请安。”

第十三章

苏父有些诧异,随即慈爱地将苏云浅扶起:“我儿不必多礼,为父听云枝说你身体不适,可请郎中来看过了?”

闻言,苏云浅只觉心被搅成了泥。

苏父见苏云浅不断滚落的泪珠,也吓了一跳。

“昭昭,可是哪里疼?”

苏云浅有些不好意思地将泪珠拭去,赧然道:“女儿失仪了,女儿只是想马上就是母亲忌日,一时难忍心痛罢了。”

苏父也怅然叹了口气:“昭昭孝顺,明日去陪母亲说说话吧。”

苏云浅乖顺应是,又陪苏父说了一阵子话,才回到自己的闺房内。

苏云浅裴敬驰无广告小说 抖音新书热荐苏云浅裴敬驰

次日。

苏云浅早早备好了纸钱香烛,带着云枝去了苏母的坟前。

她让云枝走远了一点,将纸钱点燃。

“母亲,是您在冥冥中保佑着昭昭吗?这次,昭昭再也不会让父亲陷入那样的境地了。”

“您在天之灵,请继续看顾着父亲。”

烧完纸钱,苏云浅又说了一些这些年的事,方带着云枝回府。

马车走在宽敞的朱雀大街上。

苏云浅掀起帘子,看着两侧熟悉的商铺。

前世她入宫后,所食所用都精美奢华,可她最想念的,却是当年父亲下学后从朱雀大街上买的零嘴吃食。

苏云浅贪念地看着。

这时,马车猛地一晃。

苏云浅猝不及防之下,差点从马车上摔了出去。

那马像是突然发了狂,在朱雀大街上狂奔起来,吓得周围百姓纷纷尖叫避让。

车夫已经被甩了下去。

云枝的头在车窗上磕了一下,正高高肿起。

却还扑过来将苏云浅护在身下:“姑娘小心!”

苏云浅透过被风吹起的帘子,见街上尘烟滚滚,而正前方有一个孩子!

“快跑!”她声嘶力竭地喊道。

那孩子已经吓得呆住了,站在原地不动。

眼见就要撞上去,苏云浅的心悬到了喉咙口。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银色的身影闪过,一把抱起孩子就地一滚——

堪堪与疾驰而过的马擦肩而过!

苏云浅松了口气。

下一刻,那银影又掠过来,径直坐到了马上!

那熟悉的背影,让苏云浅浑身一僵。

怎么会是他……

骏马还在往前冲,苏云浅的身体不断撞上车壁。

比起身上的疼痛,心底的疼痛更加鲜明。

她紧紧闭上眼睛,不再去看前方的身影。

前世,她十六岁嫁给他,本以为一生一世一双人,却惨死皇宫,死时年仅二十三。

而牵扯进两人恩怨纠葛的,还有她未出世的孩子、父亲……

重活一世,本以为不随着父亲进宫便能斩断孽缘,没想到又在这里撞见了。

简直是孽缘。

这时,发狂的马慢慢停住脚步,倏而猛地瘫倒在地。

车厢中的苏云浅没留神,直接被甩了出去。

“啊——!”

然而想象中的剧痛没有来临。

她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意识到身前的人是谁,她如雷击般迅速退开。

现在的她,还没想好要如何面对眼前人。

云枝手脚并用地从马车上爬下来:“姑娘,你没事吧?”

苏云浅找回一些神智,低着头,小声道:“多谢尊驾。”

头顶传来一道极好听的声音:“姑娘多礼了。”

苏云浅不动声色地瞥去。

只见眼前穿着银白衣袍的少年丰神俊朗,光风霁月。

他从怀中掏出一方帕子,递到苏云浅身前。

“在下裴敬驰,姑娘可伤着了?”

第十四章

苏云浅却没去接,只是侧过身:“小女子无事,此番多谢裴公子了。”

裴敬驰不以为意地收回帕子,走到那倒地的马前,足尖一勾。

一条约有半臂长的蜈蚣爬了出来,被裴敬驰一脚踩死。

“看来这便是让马突然惊起的罪魁祸首了。”

苏云浅脸色有点发白。

如果今天不是裴敬驰在场,就算她能有幸活下来,那孩子却是九死一生。

到时候别说她要有牢狱之灾,就连她父亲都难逃劫难。

想到这里,苏云浅又朝裴敬驰行了个礼:“小女子多谢尊驾救命之恩。”

裴敬驰勾唇一笑:“方才不是已经谢过了?”

苏云浅始终避着他的视线。

见裴敬驰没有要走的意思,只好去和云枝说话。

“去查看一下今日有哪些商铺遭了损失,双倍补偿。”

云枝低声应是。

裴敬驰倒是多看了苏云浅一眼。

“小女子还有事,先行一步了。”

说罢,她不等裴敬驰回复,转身想带着云枝离去。

裴敬驰却上前一步拦住了她:“姑娘没有马车,难道要走回去不成?不如在下……”

还没说完,便被苏云浅打断了。

“多谢好意,不必了。”

她实在不愿与裴敬驰再有牵扯。

裴敬驰也不强求,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眸底划过一抹意味深长。

这时,贴身侍从裴云鹤迎了上来。

“王爷,您没伤着吧。”

见裴敬驰定定望着前方,不由得有丝好奇:“这位姑娘是?”

裴敬驰双手负在背后,眸光一闪:“马车上有苏家的徽章,你说她是谁?”

裴云鹤沉思片刻,随即面露喜色。

“苏家……难道是苏太傅之女?”

裴敬驰微微颔首:“不错。”

裴云鹤难掩激动之情:“太傅门生众多,朝中有一半的臣子曾是他的学生,若是王爷能娶太傅之女……”

裴敬驰但笑不语,嘴角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

……

苏府。

苏云浅怔怔地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的星子出神。

原想着离裴敬驰越远越好,却没想到这么快就遇见了。

还是说,今日相遇也是裴敬驰精心布局的呢?

毕竟,前世他也是这么算计她的。

正想着,云枝推门进来:“姑娘,怎么还没安寝?”

苏云浅回过神来,笑道:“睡不着呢。”

云枝走到她身边,促狭一笑:“姑娘莫不是在想白日里那位公子?”

苏云浅唇角的笑意凝固。

云枝尚未发现她脸色骤变,还揽着苏云浅的手臂玩笑。

“姑娘别害羞,那位公子当真是英俊不凡,和姑娘倒是相配……”

“别说了!”苏云浅声色俱厉地出声打断。

云枝吓了一跳。

她和苏云浅自小一起长大,苏云浅待她一向温柔,从未这样吼过她。

“姑娘……”云枝有些怯生生地开口。

苏云浅沉吸口气,勉强勾起唇角:“以后别再说这种话了,若是传出去,岂非惹人笑话?”

云枝低头:“奴婢知道了。”

苏云浅知道这火发得不对,毕竟云枝什么都不知道。

但她实在连听到自己和裴敬驰放在一起说都受不了。

“你先下去吧。”

苏云浅疲惫地说道。

然而云枝出去后,她却没休息。

而是在窗边坐了一夜。

从那日起,苏云浅干脆连门都不出了,就怕再遇上裴敬驰。

但大年三十当天要去卧佛寺上香,却是怎么也躲不得的。

苏云浅特意起了个大早。

谁知刚走到山门,就遇到了裴敬驰。

就跟故意在那里等着一般。

“竟然能在此遇见姑娘,岂非有缘?”

第十五章

苏云浅心念急转——这未免也太巧了一点,难道苏府有裴敬驰安插的眼线?

她沉下脸:“佛祖面前如此轻佻,难道不怕神佛降罪吗?”

不再去看裴敬驰,她径直抬步便走。

却被裴敬驰拦住:“是在下孟浪了,原想着与姑娘有一面之缘,便开了个玩笑,绝无轻薄姑娘的意思。”

苏云浅看着他脸上的愧色,慢慢攥紧了裙摆。

若不是她曾亲身领教过裴敬驰的手段,今日也会被他绝佳的演技骗过去。

那些她以为的甜蜜,都藏着无尽的算计与利用。

苏云浅越过他朝前走去:“请恕小女子要事在身,不便奉陪。”

裴敬驰怔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苏云浅头也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名言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