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得爱意(秦烬宁温)免费全文阅读小说_初得爱意免费在线阅读(秦烬宁温)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分类:名人名言来源:励志网阅读:2
初得爱意(秦烬宁温)免费全文阅读小说_初得爱意免费在线阅读(秦烬宁温)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他闭着眼,睫毛倒映着头顶的光圈,手臂在她的腰肢上禁锢着,浓烈的占有欲让少女身躯颤栗。
  秦烬难受却又带着一点兴奋。
  “宝宝,我爱你。”
  “秦烬,你亲得…………我好疼。”少女压着嗓子,撒娇般的嗓音委婉动听,让秦烬艰难地咽了咽喉咙。
  男人在桌上撑起手来,居高临下地抬眸,清冷的神情里多了一丝情欲。
  一览无余,是他的掌心的宝贝。
  是他日日夜夜都在觊觎的少女。
  秦烬恢复平日里的神情,抱着浑身瘫软的少女走向了浴室,给她清洗了一遍,自己又在浴室里待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真是疯了,他没想到原来爱情如此甜,他恨不得现在就让小公主就承欢在自己的身下。
  宁温赤裸裸地躺在床上,想着男人刚刚所做的一切,面红耳赤,情景像是电影一般一遍遍在她的脑海里放映。
  这样的男人她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又爱又*。
  一种让她说不出来的感觉。
  秦烬很有掌控感,什么事情都是恰到好处,偏偏在宁温的身上遭殃。
  下午的时候,男人让小姑娘学习,他得出门一趟。
  宁温盯着紧闭的大门,又看了看自己桌子上的习题,暗地里吐槽。
  这狗男人态度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她才不想呆在家里,她刚踏出庄园别墅,一条巨蟒就从玫瑰荆棘里爬了出来,熟悉的面孔正朝着她吐着蛇信子,竖瞳让她浑身发毛。
  别西卜见怪不怪,跟个人精似的站在门槛处,眼皮有一搭没一搭的掀开,似乎看惯了这样的场景,它走到小姑娘的身后,推着小姑娘回了别墅。
  回到房间后的宁温心有余悸。
  这庄园里的生物真是成精了。
  少女盯着书桌上的手机,她看了一眼,是模型机,她就知道,妈的狗秦烬。
  做完题后,门被打开,宁温以为是秦烬,可猛烈袭来的恐惧感让她步步退缩。
  那是一位和秦烬一般无二身高的男人,他的整张脸隐匿在黑暗下,别西卜在朝着他大吼。
  浓烈的侵略气息让她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她害怕地躲进了旁边的柱子后面。
  那人走出阴影角落,站在灯光下,男人脖颈处围着一条金黄色的蛇,吐着红色的信子,穿着黑色的皮夹克,嘴里叼着烟,没有打燃,古铜色的发丝下一双桃花眼耐人寻味。
  “叫什么,狼崽子,你主人呢?”他的嗓子颇为轻佻,带着公子哥不一样的韵味。
  别西卜很不喜欢他,还在冲他吼。
  “再叫,爷爷剁了你。”
  别西卜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灰溜溜地跑到一边去。
  “该你了,别躲着,我可不想让我的小黄金来咬人。”
  宁温身子哆嗦地走了出来,她穿着平日的短袖和小短裙,身材傲人,事业线让人看了就很有欲望。
  程预盯着小姑娘,铜色的瞳仁在慢慢地发生变化,他抵了抵后槽牙。
  这小嫩腰看着就真带劲儿。
  吊儿郎当地坐在沙发上,“小朋友,过来给爷打烟。”
  宁温就站在原地,她害怕地哽咽,“你是谁?”
  “嘘,别说话,小黄金不喜欢女人的聒噪声,你要乖乖的,所以,你不能违抗我的命令,来给我打烟。”
  宁温盯着男人,从一旁的抽屉拿过打火机,盯着打火机若有所思。
  “你在想什么?”男人轻笑。
  这小丫头可真好玩儿,这架势是想烧死他的准备?
  “你猜。”
  宁温虽然害怕那条蛇,但是她更害怕那个男人,跟个笑面虎一样,阴恻恻的。
  “猜什么?”秦烬站在门口,一双冷漠到了极致的寒眼盯着程预,含着冰冷刺骨的笑意。
  程预瞬间收敛了嬉皮笑脸,尴尬地站了起来,“哥,你怎么回来了?”
  “我挺喜欢那个小女仆的,送给我呗,我的好哥哥。”他腻歪地站在秦烬旁边。
  谁料秦烬一个勾腿将他踹到一旁去,“谁让你惦记你嫂嫂的?”
  “嫂嫂?”程预不可思议地盯着年轻的小姑娘和成熟到了完美的男人,一脸震惊。
  宁温丢掉打火机,含着哭腔扑到男人的怀抱里,“秦烬哥哥,他刚刚吓唬我,还想让我给他打烟。”
  程预凝视着男人脸上冰冷的神情微微融化,抱住小姑娘,“那他真坏,想让我们的小公主打烟。”
  程预站在一旁,攥紧小黄金蛇的脑袋,硬生生吃了一把狗粮。
  “大哥,她刚刚还想用打火机烧死我。”
  “你在开什么玩笑?”秦烬挑眉,一个打火机就能烧死一个人?
  “她刚刚可凶了,这个女人可真善变。”程预低声轻喃。
  程预是秦烬去烈州认识的兄弟,都是他帮了秦烬一把,他才能很快地赶回来。
  *
  国际大餐厅内,
  少女盯着价格不菲的菜单,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吃什么,反正秦烬有钱。
  程预看着秦烬出去接电话,撑着下颌,小蛇在他的手上盘了又盘。
  “喂,小嫂子,你可真厉害把秦哥给拿下了,我还以为他性无能呢。”
  “切,本小姐魅力大,秦烬哥哥可是把持不住的哦。”调皮又机灵的样子看得程预心痒痒的。
  他承认有点酸,那些胭脂俗粉是比不上眼前的小娇娇。
  “小嫂嫂,我可跟你说,秦哥可还有很多迷妹的,昨儿还有洋妞想睡他。”
  “更别说,秦哥可是交过一个女朋友的,长达五年,是那个女孩儿把他从深渊里解救出来的,唉,真深情……”
  程预说这话的时候还撇了撇少女的表情,他的目的地达到了,自然先咳嗽几声。
  “咳咳……说多了,等一下秦哥该怪我咯……”
  宁温拿着碗筷,低着头,不满地踹了程预一脚,眼神冷冷的,都快和秦烬如出一辙。
  “你故意的吧,程预!”
  “小嫂嫂长得这么正,又不是没追求对象,干嘛吊死在一棵老树上。”
  “你说什么?”
  听到熟悉的声音和人,程预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埋下头嗑瓜子。
  小公主很不高兴地瞥了一眼狗男人,皮肉不笑地吐槽了一句,顺便带上程预这个害人精:“他说别让我在你这一棵老树上吊死,我觉得也是。”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名人名言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