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攻略后,陛下他疯了精选热门小说林青栀顾路寒已完结全集大结局

分类:励志书籍来源:励志网阅读:15

楚不过这种所谓的塞外奇毒,不过是子虚乌有。

当年她女扮男装,潜藏在顾路寒身边,为他挡箭、暴露女儿身,都是精心设计。

而这种神秘莫测的奇毒,其实不过是能瞒天过海的“伪毒”。

只要有特制的药丸,她想什么时候毒发就什么时候毒发。

这一招能骗过所有医师。

刚开始使用假中毒这一招,只是为了让顾路寒心怀愧疚。

自从上次她发现林青栀竟是麒麟血之体后,她便发现这“奇毒”有了更精妙的用处。

江心白硬生生在床上“昏迷”了三天。

期间所有医师都束手无策,她想要看看,若是自己危在旦夕,顾路寒到底舍不舍得杀了林青栀。

直到第五天,她实在躺不住了。

江心白装作悠悠转醒的模样,一双水灵灵的眼里透着虚弱。

“陛下……”

她细微的声音宛如刚出生的小猫,挠的人心痒痒。

顾路寒见她醒来,紧紧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你没有大碍就好。”

江心白立马一副极为难受的模样:“陛下,我好难受……”

顾路寒安慰似的拍拍她的手:“按时喝药,这样才能早些好起来。”

说罢,他竟然头也不回的离开。

江心白的目光有一刹阴毒。

从前她生病,顾路寒可是会寸步不离。

她一定要除掉林青栀这个绊脚石。

放弃攻略后,陛下他疯了精选热门小说林青栀顾路寒已完结全集大结局

与此同时,汀兰宫。

林青栀正在给一丛不起眼的花浇水。

前几日这株花儿被一个宫女不慎踏翻,正要扔掉,她见这花尚可活,便移到了花盆里,日日照料。

“陛下驾到——”

太监的通报声刚落,便见顾路寒大步走进来。

这几日江心白毒发,顾路寒没空来此处,林青栀倒乐得自在。

顾路寒看着花盆里蔫巴巴的花草,嗤笑一声:“这花有什么好看的,明日朕命人送些番邦的奇花异草。”

林青栀没有答话,仍旧小心的替那盆花修剪枝叶。

她忽然想起在镇北王府时,因为江心白一句话,就被砍了个干净的百年梅树。

帝王之爱,真如天边的云彩般变幻莫测。

见林青栀不理会自己,顾路寒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这几日可有按时用药?”

林青栀放下剪子,一丝不苟的冲他行了个礼:

“回陛下,臣妾日日按时服药,托陛下洪福,臣妾才能如此康健。”

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宛如棉花,一时把顾路寒的关心堵得死死的。

第十六章

林青栀这样疏离有礼,令人挑不出一点儿错来。

可顾路寒很不爽,非常不爽。

他本以为自从驯马场后,二人的关系会缓和一二。

可是看林青栀的模样,分明一切照旧。

顾路寒忍不住上前一步,二人的气息骤然撞在一起。

他捏住林青栀的下巴,逼迫她的眸子望向自己:“林青栀,你以为你故作姿态,就能赢吗?”

林青栀蹙眉后退一步:“臣妾从未想过和陛下争什么输赢。”

说罢,她把顾路寒晾在原地,自顾自的在桌上抄起佛经。

林青栀有一手好字,顾路寒是知道的。

皇室子弟无论男女都要读书。

林青栀在太学里,算是赫赫有名的才女。

只是她太低调,每次写了什么好文章、好诗词,总是立马烧个干净。

从前她有一句“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曾落入自己耳中,自己还盛赞是那个意气风发少年郎所写,知道是出自女子之手后,还惊诧了一番。

只是嫁给自己之后,他再没见过林青栀写诗。

她最爱坐在窗前抄写佛经,然后散播给百姓。

顾路寒曾对这种行为嗤之以鼻。

但即便如此,他也不能否认林青栀确实有一手好字。

林青栀的字,和她的诗文一样,第一眼看去,断定是一纵马的少年郎所写。

可细看却,却能发觉潇洒肆意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柔和。

抄写的佛经已经积攒了厚厚一沓。

顾路寒随手翻开一本,金色的墨汁下,林青栀的字华兹迥劲,赏心悦目。

靠战功踏上镇北王之位,又凭兵力登上皇位的顾路寒,并不相信佛经所言什么轮回转世。

他只相信自己手中的兵和权。

而林青栀作为穿越之人,每当她思念家乡亦或者孤立无援惴惴不安之时,便会抄写佛经为家人、为周围人祈福。

多年以来,抄写佛经几乎已经成了她的习惯。

“你很久不曾写诗了。”

顾路寒的话,令林青栀手中的笔微微一颤。

霎时,一团墨汁滴到纸上,晕成一团。

她没想到,自己在太学时那些年少轻狂的荒唐事,顾路寒竟然知道。

见林青栀怔在原地,顾路寒赶忙乘胜追击。

“你的那句‘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朕很喜欢。”

林青栀淡漠的笑了笑,换了一张纸,继续抄写佛经:“这首诗不是我写的。”

顾路寒皱起眉,他初为镇北王时,把京城各家子弟皇亲贵族调查了个遍,他确信自己没有记错。

还没等他问出,林青栀自己先开口:“这首诗是先贤所作,无意中被我看见背下了而已。”

林青栀年少时,总自命不凡,她觉得上天既然让她穿越至此,就是要让她做出一番事业的。

可事实很残酷,她再怎么用功,依旧比不上有着光环的女主。

即便她嫁给顾路寒之前是名动京城的才女,即使她也曾经在这个时代熠熠生辉。

顾路寒望着林青栀,忽觉眼前的雾气散去。

他发现自己从来不曾真正了解过眼前人。

第十七章

春天里,顾路寒陪着林青栀骑马射箭、看书下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林青栀虽然是个后宅女子,可君子六艺样样都会,棋艺更是不输顾路寒。

许是天天被顾路寒带着散心,又无人取血,林青栀的状态越来越好,原本清瘦的脸颊也养出点肉来。

顾路寒看着正在亭中抚琴的林青栀,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心绪。

林青栀年幼时该受了多少苦,才把这些技艺全都掌握。

前朝公主乃至皇子,也无一人如她这般面面俱到。

他的眼神几乎是不自觉被林青栀吸引。

此时已是初夏,林青栀一身薄薄春衫,如瀑的长发倾泻而下,微风拂来,衣袂飘动,堪比画中仙子。

忽然暗卫落在身边,冲顾路寒耳语:“陛下,前朝余孽已然除尽,只剩贵妃娘娘的胞弟林惜君……”

顾路寒神色一凛:“杀!”

暗卫得令,悄然离去。

林青栀似有所感,抬起头远远朝他望来。

顾路寒心中隐隐涌起一股担忧,倘若林青栀知道自己对林氏皇族赶尽杀绝,会不会恨自己呢?

一曲毕,林青栀缓缓起身,她没有朝顾路寒的方向走去,反而走向了身后的池塘。

顾路寒想起从前她跳城楼之事,立马紧张的站起身。

却见林青栀坐在池塘边,一只手拨弄着池塘水,惊的满池鱼儿到处乱窜。

顾路寒见状放下心来,与林青栀并排坐在一处。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书籍请访问沃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