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沫雪秦聿沉(程沫雪秦聿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程沫雪秦聿沉知乎小说

分类:广告词来源:励志网阅读:1898
“江姑娘。”江桓仍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
“你且跟官爷们走一趟,若你是光明正大的,又有何惧?如今这般局面,离开一会儿,让人群散去,总归是好的。”
闻言,江月儿不禁失笑。
“人群散去?江公子,这人群不是你顺水推舟推来的么?”
女子眼中的戏谑像一颗钉子,牢牢地盯在了他的自尊心上。
有时候,江桓很是佩服江月儿。
在这种千夫所指,百口莫辩的情况下,仍是一派气定神闲,不悲不喜的样子。
“我,江月儿,最后说一遍,我说的话自己会负责,我,没,说,错。”
她定定地看着江桓。
“你的店,就是黑心店!”
此番言论,再次激起了民愤。

没被衙役抓出来的,纷纷应和着,指指点点地责骂江月儿。

程沫雪秦聿沉(程沫雪秦聿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程沫雪秦聿沉知乎小说

自从知道江月儿身份不一般后,他们骂得更是难听。
无他,仇富而已。
江桓虽然也是富家子弟,可他心善,将店里的进口水果免费送给乡亲们,现场已呈现一面倒的情况。
“江姑娘,你别让我们难办,回去坐一坐,好吗?”
若是十来个人闹事还好,但现在可是一百多人在起哄,且人数不断有上涨趋势。
罪不责众。
那小队长为难地上前一步,想将江月儿拉走。
江承宇眼明手快地将他的手挡住:“你做什么?”
“江大哥,我们也是循着公事公办的做法,不会为难江姑娘的。”
“我妹妹做好事,凭什么把她抓走?若你们要硬来,先问过我!”
江承宇的手臂血管凸起,一只大掌握在小队长的手臂上。
那毋庸置疑的力量,已清楚地告诉小队长,对方是个练家子。
还是绝对力量压制的那种。
他们全队上,也不一定是对手。
“你们,这?哎...”
小队长遇到了职业生涯中最难以处理的情况。
两头都有理,两边都不能得罪。
江月儿这小祖宗哦,背后的游逸之比十个县令大人加起来还可怕,一想到这,他的双手更加没有了力气。
“官爷,若是需要人证,在下可以协助。”
江桓像是下定决心,带头指认。
“姑娘,做错了便是做错了,本公子的容忍是有限度的。既然姑娘无理取闹,我也不想再忍耐。姑娘觉得自己没错,怕不怕与我同行,到县令大人面前对质?”
“江桓,你还真是不死心。”
她寻了处干净的地儿,屁股往上一坐。
“你们谁爱去衙门就去,本姑娘忙得很。还有...”
一双含着秋水的眼眸扫过在场众人。
“谁把我的地儿搞脏了,谁负责!”
眼神里带着警告,饱含怒意。
接收到这尖锐的眼神,参与投掷的人纷纷低头,生怕被江月儿记住。
不少人散去,生怕惹上麻烦。
“姑娘,有人指证,你循例是应该跟我们回去一趟的,还请你...”小队长唯唯诺诺地上前,小心地开口道。
江承宇往前一步,将他逼退。
江月儿则是好整以暇地在哥哥身后,喝着果汁。
那队长在一众衙役前,本是受人尊敬,被前呼后拥的。
被江月儿这般忽略,加上周围百姓的指责,终是忍不住,把心一横,一声下令:“众弟兄听令,将江姑娘带回去!若有阻拦,也一并带走!”
“是!”
旁边的衙役们顶着百姓们轻视的眼神,看着老大吃瘪,心里本就不爽。
现下得了令,兴奋得为之一振。
“姑娘,得罪了!”
一名衙役上前,被江承宇挡住,两人你来我往地,已开始大打出手。
那普通衙役不是江承宇的对手,又加入了四五名,才堪堪能制服住江承宇。
江月儿看着这场面,气得大叫一声:“谁敢抓我哥!”
话音刚落,街上巷里,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狗吠声。
不少流浪猫狗从四面八方窜出,围在衙差身旁,低下身子,喉咙发出低吼,朝他们警告着。
“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畜生!?”小队长心下一惊。
这时,从后堂里也传来一声脆生生的怒吼:“谁敢欺负我主人!”
只见八宝,心急火燎地冲了出来,小小的身影向上飞舞。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仿佛有无数幻影触手在眼前闪过。
几个呼吸间,那几名衙役就被点了麻穴,蹲在地上捂住手臂动弹不得。
“胡闹!哪里来的刁民!”小队长也冲上前去,拔出剑刃,朝八宝攻去。
这小个子看着是个孩子,却轻易就将五名衙役制服,他不敢大意。
“敢跟姑奶奶拔刀,算你厉害!”八宝眼里也是止不住的战意,隐藏机械臂,就要往那比自己高一大半的男子冲去。
这时,一个人影出现。
“住手,别打了!”
一名妇人怀抱着孩子,制止了双方。
“官爷,你怎么能欺负孩子?她可是我家幺儿的恩人!”
那名妇人眼带责备地怒瞪着小队长,将八宝护在身后。
“小神医莫怕,你是好人,他们奈何不了你。”
空出一只手,将八宝牵着,妇人来到队长跟前。
“官爷,我一农妇,大字也不识几个,还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你可不能不辨是非,乱抓错人啊!”
“大胆!我们衙门的事务,还需你多嘴?”
“我多嘴什么了?我维护正义,还错了?他们出张嘴就能当人证,我更能当人证!”
妇人抱着已经恢复意识的小娃娃,来到围观群众面前。
“各位,想必你们还记得,我的孩儿,刚才的情况有多紧急。”
“是这位江姑娘和小神医,合力将我儿救回来了。”
她怀里的孩子,愣愣地看着江月儿,仿佛知道她是好人,伸出手咿咿呀呀地求抱抱。
“这又是怎么回事儿?”那队长只是随后赶到,对孩子食物中毒的事并不知晓。
随意找了位乡亲询问,才大致了解。
“你的孩子被人救了,与这事儿又有何干?”
“当然有关系了!”
那妇人看着江月儿的脸,深呼吸一口气,下定决心。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广告词请访问沃励志网